李二娘的手竟然直接,从那个男人和那个正在被啃咬的脑袋,穿过去了。

    不对,那个女孩不是有两个脑袋,被啃咬的那个脑袋是她的魂魄。

    而那个浑身冒着黑气的男人也不是人,是邪祟!

    看李大娘、李二娘的样子,她们好像看不到邪祟,也看不到李文的魂魄。

    “是邪祟!”我大叫一声,急忙念驱邪咒语,手指指向那个冒着黑气的男人。

    金光打在那男人身上。

    “啊!”

    那男人惊叫一声,放开了地上的女孩——李文,从李文身上跳下来。

    李文的魂魄回到身体,但因为被男人伤到,陷入了昏迷。

    “文啊!”李二娘以为李文死了,抱着李文大哭。

    那男人捂着手臂,恶狠狠的盯着我,阴森森的说道:“驱邪师?!”

    说完,他就跑了。

    “站住!”我要去追,却被旁边的椅子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

    等我被贞元扶起来,那男人早已跑的没影儿了。

    李大娘愣愣的看着我。

    见我看她,她才道:“你是驱邪师?”

    “嗯,我会一点驱邪术。”

    我现在还算不上驱邪师,说完指着李文道:“刚刚有个邪祟,在她身上,我把邪祟打跑了。”

    “那邪祟还会来吗?”李大娘担忧的问道。

    我摇头:“我也不知道。”

    “文啊,你怎么了?你醒醒啊!你死了,娘怎么办啊?”

    李二娘抱着李文,悲痛大哭。

    我赶忙对李二娘道:“二娘,你女儿她、她应该还没死。邪祟怕阳光,我们把你女儿抬到院子里去。”

    这个房间只有一扇窗户,还关的严严实实,上面还弄了一块布挡着,阳光根本照不进来。

    听到我说她女儿还没死,李二娘连忙止住了哭,一把将李文抱起来,抱着往外走。

    李大娘拿了一把椅子,跟着出去。

    李二娘抱着李文,坐在椅子上,一遍一遍的喊李文的名字。

    但李文都没有清醒的迹象。

    “驱邪师啊,她怎么还没醒?”李二娘着急的问我。

    “我……”我也不知道啊。

    我只是会驱邪,并不会给被邪祟伤到的人看病。

    我看着李文那没有血色的脸,心中担忧:李文该不会被那邪祟给咬死了吧?

    就在这时,李文痛吟一声,醒了。

    “文!”李二娘连忙叫李文。

    李文睁开眼睛,看到她娘,哇一声哭了:“哇,娘……”

    “文!”

    李二娘紧紧抱了一下李文,又松开她,把她认真看了一遍,问:“文,你怎么样了?”

    “娘,有一个男人他咬我,好疼啊!我也不能跟你们说,呜呜呜……”

    李文趴在李二娘怀里,害怕大哭。

    李二娘听了,心疼的跟着落泪,手轻轻抚着李文的秀发:“文,不怕,不怕……”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一动,心想这就是娘吗?

    我从小就没有娘,不知道有娘是什么感觉。

    不过,看到李二娘这么心疼李文,我想娘大概都是这样温柔、疼爱自己孩子的吧。

    只是,我娘可能是个意外。

    她把我丢弃了。

    也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想着她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不怪她,只是想到自己被丢弃,心里有些不舒服。

    奇怪,我早就知道自己没有娘,以前从来不想娘的事,怎么现在突然想了。

    应该都是,看李二娘看的吧。

    “文,别怕了!”

    李二娘拍了拍李文的肩膀,道:“你身上的男人是个邪祟,已经被驱邪师打走了。”

    “邪祟?”

    李文听到是邪祟,吓的身体一颤。

    李二娘连忙搂紧她:“已经被驱邪师打跑了。就是这个驱邪师,你快来感谢她。”

    李二娘搂起李文,指着我说道。

    李文就从李二娘身上起来,对我感激的说道:“多谢驱邪师!”

    “多谢驱邪师,多谢多谢……”李二娘也忙对我作揖感谢。

    我很不好意思。

    特别是她们叫我驱邪师的时候。

    我不好意思的说道:“举手之劳而已。不用叫我驱邪师,我叫淳元,你们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淳元,那邪祟还会来吗?”李二娘脸色凝重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就实话实说:“这个,我也不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徒弟他是妖皇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藏密阿弥陀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藏密阿弥陀并收藏我徒弟他是妖皇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