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魏涵深深看了魏宝华一眼,眼里是浓郁的阴霾,他沉声说道:“你怎么就能确定会无人追究,人人都知道皇祖母对她爱若珍宝,她若出事,皇祖母岂会善罢甘休。”

    魏宝华以为他是怕了,软着声音哄道:“二哥,我又不是要让你自己出面,你不过是在背后谋划,你认识的纨绔子弟那般多,随便给些好处,有的是人为你卖命,更何况,查到又如何,你只要不留下证据,皇祖母也不能将你如何。”

    魏涵嗤笑一声,“你就如此有把握,我不是很明白,坏了康平郡主的名声,对你有何好处,你不要跟我说,只是为了出口气,若真是那样,大可不必,我现在就可以教训她一顿,为你出气。”

    说完他作势就要走,魏宝华着急的一把将他拉住,没好气道:“你这样教训她有什么用,到时候还不是要连累我,做事怎么就不动脑子呢,我承认,坏她名声,是有原因的,你也知道,我一直仰慕赵景深,可赵家似乎有意与康平郡主联姻,还让赵景深亲自去行宫接人,我又哪里比不上她了,凭什么赵家舍我娶她,我不服,我倒要看看,坏了她的名声,那赵景深还要不要她。”

    魏涵不太能理解她的想法,他早就知道,自己这个同胞妹妹被皇后养坏了,他不惜自污得以保全自己,不被皇后与太子利用,可自己这个蠢妹妹,却是不听他的话,如今想法还越来越偏激。

    “如今并没有确切的消息传出来,赵家与康平本就是亲戚,亲自去接并没什么不妥,若是真有意联姻,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不管她了,你定是想多了。”

    魏涵还是想要她打消念头,他虽没见过康平郡主,也没特意打听过,但最近也有些小道消息传进耳里,知道那是个不好招惹的姑娘,他不想魏宝华树敌。

    “你到底帮不帮我,你没见过魏宝福,那样的姑娘,即便是赵景深现在没心思,以后也肯定会动心思,有她在我始终不安心,你若心里还有我这个亲妹妹,你就帮我做成这事,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

    魏宝华的眼里有些疯狂,魏涵看的心惊,到底没在多说什么,“我可以帮你一次,但也就这一次了,你二哥没本事,日后你也别指望我了,我还想好好活着,能将母妃接出宫奉养。”

    说完这番话,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魏宝华什么都听不见,她只知道,自家二哥答应她这件事了,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志得意满的神情来,她倒要看看,这魏宝福能有几分福气度过这次危机。

    魏宝福自然是不知道有人算计她,她又接到了勇毅侯府递过来的信件,这次是勇毅侯府老太太亲自写的信,想要邀请她过府一聚,魏宝福并没有将这封信放在心上。

    她将信叠好,再次放进信封里,慢条斯理的对着玲珑说道:“待会儿我写封信,你派人送去勇毅侯府吧。”玲珑接过信封,有些犹豫的开口说道:“郡主是不打算与侯府来往了吗?奴婢以为,这侯府老太太一连送了这么多封信,必是真心想与主子您交好的。”

    魏宝福笑着说道:“老太太是什么心思,我不必猜测,你觉得我是与老太太亲近还是祖母亲近呢?”玲珑不加思索道:“自然是与太后娘娘更亲近,不管如何,您都是在太后膝下长大的,若无太后悉心照顾,还不知过成什么样呢。”

    “这不就结了,你都知道的事情,又何必还来跟我说,不管老太太是对我有几分真心,他们这些年不理睬我是真,不管我死活也是真,有没有苦衷我不知道,与祖母有龃龉却是真的,老太太若真心待我,那就应该先来拜见祖母。”

    玲珑恍然大悟,自家郡主还是更在乎太后一些的,魏宝福见她心里明白了,继续说道:“无论如何,我都是更偏着祖母的,她们两位的恩怨我不过问,但我不能帮着外人,让祖母难过,旁人不懂,我却是知道祖母心里的苦楚的。”

    其实魏宝福也知道,勇毅候老太太,肯定是对自家祖母有心结的,说是怨恨都有可能,她老人家定也受了不少委屈,可是没有办法,她是个护短的人,对待自己亲近的人,即便是真有错,她也是愿意包容护着的。

    “待会儿送信的时候,顺便从我库房找些补身子的药材送去,到底是长辈,该孝敬的还是要孝敬。”主要还是魏宝福也知道,勇毅侯府在这些事情当中,也是无辜遭殃的,虽淑妃入宫,可赵家男丁,也没了往日的辉煌,那也是皇上有意压制吧。

    “奴婢都知道了,那咱们何时启程去温泉庄子?您打算带谁去?”钱嬷嬷年纪大了,玲珑也慢慢在魏宝福跟前扛起大梁,很多杂事如今都是她在安排。

    “咱们明儿就去,反正皇上已经同意了,我又正好用这个拒绝勇毅侯府,索性明儿就走,就带你跟珍珠吧,其余人都不必跟着忙活了。”

    玲珑很是高兴,她只要是陪在自家郡主身边,怎么都高兴的。

    太后这几日因为勇毅侯府送来的信,一直不怎么高兴,瞧见冯嬷嬷回来,故作无所谓问道:“宝福丫头,是怎么打算的,到底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宝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今朝醉也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今朝醉也并收藏宝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