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清宫,茶水间。

    “这等琐事,奴才使力就好,哪用得着副总管劳心?”小李子弯了弯腰,眼疾手快地捧过沏好的茶壶,年轻的面庞笑眯眯的,而后恭谨道,“师傅吩咐小的手脚麻利些,万岁爷方才口渴了,耽误不得。小的这就告退……”

    刘钦眼睁睁地看着小李子急急忙忙地朝内殿走去,落在半空中的手收了回来,面色陡然阴了一阴,惹得身后的小太监战战兢兢的,话都不敢说上一句,头低得不能再低了。

    上回平嫔御花园邀宠,皇上震怒,命梁总管严惩那胆大包天收受平嫔贿赂、从而告知圣驾行踪的奴才,好好地正一正宫中风气。霎那间人人自危,在乾清宫当差的宫女太监,都被梁总管查了个底朝天。

    结果查明,那胆大包天的奴才三圆,竟是他师傅刘钦这一脉的。

    师傅曾经□□过三圆规矩,把他从洒扫太监提拔上来,安排他在茶水间做事。这关系怎么也撇不清,两人称得上一句师徒也不为过!

    这下可捅了大篓子。

    不但三圆挨了三十板子,去了半条命,师傅也跟着遭了殃。

    省过自身,罚俸半年,贬出御书房,不再近身伺候万岁爷……这一连串的惩罚太过沉重,使得师傅失了圣心,势力大减,再也无法与梁总管相抗衡了。

    完完全全是一场无妄之灾……

    不但师傅大为光火,做徒弟的也憋屈啊。师傅心气不顺,已然阴沉了好多天,对他们动辄斥骂,可有什么办法?

    他们只得提起一百个心,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小太监很愁,只好祈祷师傅重夺圣心,可现在,他更愁了。

    今儿好不容易得了转机,万岁爷让人沏壶碧螺春,这时,茶水间恰恰是师傅值守。面见圣上才是最要紧的事,师傅因此缓和了面色,也不在意自降身份,准备做那奉茶太监的活儿。

    手脚麻利地泡了、验了,正要送进书房,谁知,梁总管的亲传徒弟小李子进来了!

    ……

    眼见刘钦气得七窍生烟,低声念叨“梁九功”三个字,小太监心里直叫苦。他一路鹌鹑似的随着刘钦出了茶水间,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刘钦虽没了贴身伺候的权力,却还是乾清宫的副总管,住的地方远远不是大通铺可比拟的,还用一扇屏风隔开了寝卧与桌椅。

    回到住处,刘钦一拍桌子,面色依旧不好看。他咬牙道:“……以为攀上了翊坤宫,做了走狗就能高枕无忧了?总有那老东西落难的时候!”

    小太监隐隐察觉到,师傅与梁总管有龌龊,除了御前第一人的争端,与后宫纷争也脱不开干系。

    梁总管暗暗为宜妃娘娘说好话,师傅偏向的却是惠妃娘娘,暗中递了许多消息。他很久以前便有着猜测,师傅要么收了延禧宫的好处,要么是纳喇氏的人……

    猜测归猜测,求证却是万万不敢的。

    很快回过神来,他张了张嘴,小心翼翼地附和了一句,只听刘钦问:“有关福禄少爷的事儿,你按我说的做了没有,惠妃娘娘可有吩咐?”

    说起这个,小太监精神一振,褪去了些恐慌:“小的都按师傅所说,一字不落地传了过去,至于延禧宫那头……还未有吩咐。”

    刘钦缓缓呼出一口气,轻声说了句好,眯了眯眼,阴鹜的目光闪烁了起来。

    小太监挠挠头,欲言又止半晌,最后不解地小声问:“师傅,福禄少爷明明没说过什么超越大阿哥的话,您为何要这么做?”

    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编造此事,除了惹惠妃与宜妃争斗、大阿哥与五阿哥不睦,还能有什么好处。

    就算惠妃娘娘更胜一筹,可宜妃娘娘有圣眷在身,元气大伤是免不了的,谁又能讨到好去?

    难不成,师傅因为大总管的缘故,恨上了宜妃娘娘?

    ……不能够啊。

    “话那么多干什么?收起你那好奇心,要不然命都没了。”刘钦眯眼的动作一顿,严厉地剐他一眼,搓搓手,哈出一口热气,而后不耐烦道,“咱家自有咱家的用意在!去去去,端水去,服侍师傅洗脚……水要是冷了,你就等着吃藤条吧。”

    *****

    平嫔半点不知乾清宫的副总管受了她的牵连,也不知贿赂的太监三圆被打了三十大板,此时此刻,她的脸色比刘钦还要难看几分。

    大宫女朱钗浑身哆嗦着,小声说:“奴婢的亲娘还在府中,原以为她生了重病,没曾想是老爷亲自见我……他说、他说,娘娘当以翊坤宫马首是瞻,帮着传递消息,助赫舍里氏脱离困境,切勿动了不该动的念头。”

    她霍地起身,重重甩了朱钗一个巴掌,不可置信,神色狰狞,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同宜妃联手,马首是瞻?叔父竟为了此事警告本宫?你再说一遍?!”

    朱钗“唰”地一下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宠妃罢工日常[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沉坞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坞并收藏宠妃罢工日常[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