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章天益,做为兄弟,他信不信我?

    章天益的表情急速扭曲,看得出来他心里也很难受,或者说是很痛苦。

    几秒钟后,章天益咬着牙道:“自从发生了郑小勇事件以后,我很认可你,楚思麒,在我心中,我当你是兄弟,我信你!”

    “好!”

    我听得一阵感动,给章天益竖起大拇指,我道:“既然你信我,那么郑小勇,你也该换位思考一下。当我从颜礼强那里,得悉女孩与你的事情,而且知道女孩自杀了之后,我能把这事告知你吗?你本就三天被打一次,精神遭受折磨,我要是再说女孩自杀,你能撑得住吗?”

    章天益被我说得一愣。

    不等他答话,我接着说:“有些事瞒着你,是因为想让我的兄弟,也就是你,过得轻松一点。为此,我不惜配合颜礼强,去出卖春雨;为此,我时常担惊受怕,不敢看到你痛苦的神情,我每回见你被打,我宁愿被打的是我自己!”

    说到这,我想起了前段时间被颜礼强胁迫,精神遭受到的巨大折磨,现在一股脑子都倾诉出来。整个人,一下变得轻松了好多。

    “我……”听到我的话,章天益的眼眶更红了,他突然捂住脸,哽咽的道:“对不起兄弟,我差点误解你。”

    我忙上前,拍打着章天益的肩膀,说一切都过去了,我没在意,现在,我希望你勇敢直面,对于女孩死亡一事,千万别背上思想包袱。

    章天益摇着头,泣声道:“兄弟,我做不到,我也很想放下包袱,你也看到,我放不下,不然我不会甘愿三天被揍。”

    说着说着,章天益激动起来,颤抖着双肩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要去自首,我要给那个女孩儿谢罪,给她的哥哥谢罪!”

    我听到这,简直都快疯了,我一把抓住章天益,狠狠的摇晃,我让他冷静些,绝对不能去自首。

    但是,章天益根本听不进去,他都哭了,说知道我是为了他好,忍受了好多的屈辱,但他就是做不到,因为只要一想到那个女孩子,就良心会剧痛。

    “楚思麒,你当我是兄弟吗?”

    章天益忽然严肃的看着我,被我摇晃中,用认真的眼神看着我。

    我看到他眼眶的泪水在流动,我的心很痛,我知道章天益问我这话,意味着什么!

    “是,我们是兄弟,一辈子的兄弟!”

    虽然,我晓得章天益要干嘛,但我不能在这时否认对章天益的情义。

    “楚思麒,谢谢你!”章天益忽然笑了,笑的时候带动眼角滚落的泪珠,他不让我帮他抹掉眼泪,好像释然般的长出一口气。

    章天益谢道:“感激遇见你,楚思麒,我这一辈子,都是你的兄弟。所以,请你尊重我的意愿,打电话给肖景亭警官吧,我要自首,我要给那个女孩赎罪。不然,我会一生都活在内疚与痛苦中,不能自拔!”

    我咬着牙,浑身都在颤抖。

    我这时这刻,对章天益很佩服,他是个男人,虽然我舍不得他去自首坐牢,但终究,我尊重他的意愿!

    另外,我又想到把真相告知章天益的颜礼强,我没由来的冒出来一股子憎恶。

    如果不是颜礼强,章天益又怎会像现在这么痛苦。

    我恨颜礼强!

    几分钟,我遵循了章天益的意思,打给了肖景亭警官,是章天益拿着我的手机,在小树林诉说了以前不愿意提及的过往。

    我站在一旁,看着章天益打电话,我知道某处藏身的潘若曦,也得悉了这一切。

    她没出现,我估计潘若曦此刻心里肯定也是五味杂陈,男人,像章天益这种男人,作为女孩子的潘若曦,她究竟是觉得章天益傻,还是真男人呢?

    我不清楚潘若曦的想法,但我看着章天益,觉得他格外的伟岸!

    农历的五月初一,距离端午节,还有四天。

    这一天中午,章天益在我亲自的陪同下,出了市七中的大门,钻入了肖景亭开来的小车。

    在上车时,我红着眼睛,淌着忍不住流下的眼泪,使劲拉着章天益的手,我哽咽的说:“兄弟,以后一定要多多保重自己,你还有啥想做,但没做的,让我帮你去完成!”

    章天益紧握我的双手,他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因为他这一踏上肖警官的车,未来好多年,章天益都得在监狱度过。

    章天益才十八岁,他最美的青春,却在这一刻,仿似葬送掉。

    他很不舍,我也不舍,但章天益选择了这样做,他对于我的话语,微微一笑:“替我照顾好你自己!”

    我听到这一句淳朴的话,当下就捂住脸,痛苦的蹲身下去,章天益没啥要我做的,他只希望,替他照顾好我自己!

    我狠狠的咬着牙,任由眼泪止不住的流。

    车上,肖景亭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兄弟,想你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明熙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熙并收藏兄弟,想你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