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厚一沓的资料,每一张纸,每一个字,根本就是一本活生生的虐文。

    丧夫的女人,带着五岁的孩子背井离乡来到南江,很快地嫁给了一个创业中的男人。

    这个男人的创业之路并不顺利,几经波折,创业的类型换了一种又一种。

    创业的困难让本就暴躁的男人脾气更加恶劣,暴行,毫不留情地施加在身边的妻儿寡母身上。

    尤其是孩子。

    挨饿、谩骂、打罚、囚禁所有古早文里能看到的恶毒继父虐待继子的行为,全能在资料上看到。

    那谢奚的母亲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被这样对待吗?

    答案是是的。

    谢奚的母亲完全放纵这一切发生在她的眼皮底子下。

    顾寅这才明白,为什么谢奚称呼他的母亲是“那个女人”,也明白了当初他以“谢姨”为突破口接近谢奚,为什么谢奚根本不予理会。

    因为那个女人在还活着的时候就没有管过谢奚的死活

    对此资料上给出了一个非常草淡的狗血原因:原来继父才是谢奚母亲真正爱着的人。

    这特么单独写出来就又是另一个虐身虐心的狗血辣鸡故事了!

    继父是谢奚母亲的白月光,之所以和谢奚的生父结婚,是因为白月光不爱她,而她又因为许多世俗原因,才勉为其难嫁了。

    她既不爱自己嫁的男人,也不爱和男人生的孩子。

    所以活该这个孩子就成了牺牲品?

    从小就要被这样对待?

    更恐怖的是,联合资料上给的一些模糊的信息顾寅居然觉得,就连谢奚五岁那年,生父的那场车祸都好像有人为操作的可能性。

    实在很难不让人想入非非,冷汗淋漓。

    这样的草淡生活一直持续到谢奚上初中。

    在资料上来看,谢奚的小学上的很不完整,大部分时间被疯狂变态的继父锁在家里打骂虐待,不过等到谢奚初中,继父的创业开始有了起色,谢奚有了喘息的空间,等到高中,谢奚已经搬出去住了。

    再然后,谢奚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南江大的艺院。

    小黄文里弱不禁风的小白兔,在原文故事开始之前居然是个美强惨。

    顾寅看得心都快碎了。

    但这之中其实有一些不怎么合理的地方。

    一,小白兔高中搬出去住是怎么做到的?以继父的人设,会让谢奚脱离掌控?

    二,谢奚与生母继父的家庭关系差成这样,当初公司查封,他们会和谐到一起外逃?

    顾寅:“”

    还有谢奚。

    优秀的野外求生技能、超常的建筑结构类技能、对周围人群例如朴桐仁异常行为的敏锐感知,以及,随手能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锋利尖锐的刀

    他到底都经历过哪些离奇的人生?

    顾寅的脸色不好看。

    他觉得这本书非常变态,不是一般类型的小黄文。

    但现在这本书他接手了,无论谢奚以前怎么样,以后都不会再受一点点委屈。

    尤其是这个继父。

    他既然能在失利阶段对手无缚鸡之力没法反抗的幼童做出这种事,就说明这种人本身就是欺软怕硬的人格。

    还有他经营餐饮企业,却为了更多的利益去触碰不能碰的禁品。

    这样的人一定是漏洞百出,有大把的污点的。

    一个劣迹斑斑的继父,一个畸形扭曲的家庭。

    顾寅拨通了律师的电话,迅速地交代了一些事情。

    很快,在保护谢奚童年**的情况下,这个继父人生上的所有污点都会被曝光出来,顾寅自有办法,干净漂亮地把谢奚从这个家庭抽离出来。

    从今以后,被查封的公司也好,那个家庭也好,都不会再和谢奚有任何关系。群众就算再骂,也不会再骂到谢奚身上。

    以后,谢奚有他就够了。

    挂了律师的电话后,顾寅接到了另一个电话。

    是梅老爷子打来的电话。

    电话接通,梅老爷子人狠话不多,直接道:“小子,又上新闻了?我看你好像遇到了一点麻烦呐?”

    “”顾寅嘴角一抽:“看您说的,问题不大,还能处理。”

    但因为才看完谢奚的那些个资料,顾寅的语气比较沉重。

    梅老爷子提议道:“小子,要不要跟老头子做个交易?”

    顾寅眉梢微扬:“怎么说?”

    梅老爷子笑了笑。

    挂掉电话,顾寅把桌上一沓资料都收拾了干净。

    搬家!

    新买的房是精装,直接就能住,搬家公司的人一到,出租房里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流凰千度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凰千度并收藏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