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讨论总归是结束了。

    那房玄龄在一边,都要睡着了。

    一直到李愔来叫他。

    “魏国公,你怎么在这里?”

    李愔问道,刚才他太过于沉迷了,以至于忘记了房玄龄也在这里。

    “魏国公刚才就在这里等待了,没敢打扰你们,他大概等了三个时辰。”

    恐怕没有人能像房玄龄这样有耐性了。

    这家伙竟然在这里等了六个小时。

    一般人直接跑了。

    像是程咬金这样的人,直接就不理会他出来说两句话呢。

    但是房玄龄却是不会。

    他也不能急,一急的话,如果李愔生气,李世民交代的事就完不成了。

    那么对于他而言,那将是一件十分悲惨的事了。

    “原来如此,让你久等了!”

    “不会不会,刚才我也看到六皇子与七皇子两人讨论,十分激烈,而且是都有道理,也不忍心打断,我也从中学到了一点东西。”

    如果真学到的话,那么就不会睡着了。

    这家伙,可真会说话啊。

    但是这种话,令人听起来十分舒服呢。

    “哈哈哈,有学到就好!以后欢迎再来!”

    李愔说道。

    这一段时间,他特意让房玄龄参与蒸汽机的研究之中,时不时的露出一些消息。

    虽然他没有出力,但对于整个项目,也算是十分了解。

    所以李世民才会找他。

    这下子,李世民上勾了。

    如果这样的话,李愔的计划要实现了。

    “那是那是!”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李愔见房玄龄不说来由。

    他也不问,只是时不时的暗示。

    最后房玄龄忍不住了。

    说:“对了,六皇子,其实今天我来寻你,是有事的!”

    李愔纳闷,房玄龄能有什么事?

    “喔?有什么事说吧!”

    “关于蒸汽机还有铁路的事。”

    李愔心中一定,铁路?房玄龄也要管?

    “嗯?那怎么呢?”

    “陛下他……”

    一说到李世民了,这事不简单了。

    房玄龄欲言又止。

    “他怎么呢?有什么意见吗?”

    意见?李世民哪里会通过房玄龄提起?

    “陛下想知道铁路何时修?”

    房玄龄这么一问。

    一边的纪如雪有些纳闷了。

    李世民都知道了吗?这件事虽然不是什么大秘密。但是知道的人并不多。

    他问这个干什么?

    这个似乎与之无关的吧。

    “喔?铁路啊,等蒸汽机好了吧!自然会建设!”

    “那是何时?”房玄龄追问。

    “这似乎不是他关心的事吧?他问的太多了!”

    李愔忽然说道。

    一点都不给房玄龄面子。

    “六皇子,您也是知道的,我们做为臣子的……”

    房玄龄说着说着,都要哭出来了。

    做为臣子的,身不由己啊!

    这是他想说的。

    “我懂你,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时间!”

    “感激不尽!”

    “大概过几天吧!”

    “从何修起?”

    房玄龄又问。

    “魏国公,这似乎是盛唐集团的内部消息了,您就不要问了吧?再问下去,盛唐集团的商业机密都没有了!”

    纪如雪直接怼道。

    这个房玄龄可不能太过份了。

    盛唐集团的机密怎么能让他取得?

    从何修起,修在哪里。

    似乎也不是他应该知道的事呢。

    就算李世民想知道,那断然也是不可能的。

    是李愔心情好,才给他机会的。

    房玄龄有些尴尬了。

    但自己不尴尬,尴尬的是别人。

    他总归还是当了几十年的官,懂得其中的厉害关系。

    他知道说什么话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于是,便说:“是这样的,如果我能提前得知,或许可以先取得审批,交付陛下,让陛下能将土地占有权给先批示下来,往后,盛唐集团好修铁路啊!”

    这话说得让纪如雪是哑口无言。这么说似乎没有毛病啊!

    再看看李愔,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逆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存不易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存不易并收藏大唐第一逆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