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混战之中,远山澈的目标依然明确,一边挥拳打翻敌人,一边急速寻找着田中贵木的身影,他此番前来,是来算账的。

    森野直人瞥了他一眼,便猜到了他在找谁,冷声说道:“田中在楼顶,佐佐木在跟他单挑。”

    远山澈有些难以置信:“单挑?佐佐木哥他?”

    这不怪他吃惊。

    因为在他一直以来的印象中,佐佐木仁就跟单挑这词搭不上半点关系,高情商的说,他理智精明,手腕老辣,低情商的说,就是个老阴逼,跟人动手能群殴就绝不含糊。要是换作森野直人,远山澈倒是不会太意外。

    “是啊,我也是很久没看到那家伙意气用事的样子了。”

    说着话,森野直人推了他肩头一把,远山澈没防备,跌跌撞撞往前走了几步,下意识回过头。

    他淡淡说道:“你还有事要去亲自了断吧?那就去吧,这里有我们在,不用担心。”

    远山澈愣了愣,旋即重重点头:“是!”

    “远山,佐佐木那家伙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

    远山澈大声应着,头也不回地冲向了仓库大门,挤过人群,飞奔似的冲了上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森野直人忽然想起了什么,烟瘾有些犯了,旁若无人般从口袋里摸出了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

    他之前跟远山澈说过,这次跟黑木组的交锋,不需要他做什么,只要多看着,学着点就行了,他还年轻,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远山澈首当其冲被卷入了冲突之中。

    但现在看来,这似乎未尝不是件好事,对于某些人来说,经历过货真价实的危机,反而会成长得更快。

    “至于你们……”

    森野直人转过头,冷着脸,望向了那些同样想冲进仓库的黑木组成员,抄着手中的水管蹭过地面,拨开灰尘,划出了一道鲜明的直线。

    众人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面前这个身上纹着狰狞般若的男人,那双冰冷的眼神,似乎在无声警告着他们,最好不要轻易跨过这条线。

    ……

    远山澈一口气冲上了仓库楼顶。

    空旷的天台之上,夜风冷冽,从耳边呼啸而过。

    看到远山澈,正在激烈搏斗中的佐佐木仁和田中贵木,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远山,我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容易死。”佐佐木仁忍着疼,哈哈一笑。他本来就长得胖,显得眼睛很小,现在左眼被打得乌青肿胀,连一条缝都没了。

    远山澈看他一身是伤,被打得相当凄惨,什么也没说,紧紧攥起拳头,径直走了过去。

    田中贵木盯着他看了片刻,粗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胆子再回来。”

    “当然,跟你们的账还没算呢。”

    远山澈偏过头,缓缓说道:“佐佐木哥,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这种对手,还用不着临海组的大将出手,我一个人就够了。”

    佐佐木仁迟疑了一下,还是苦笑着点了点头:“那就交给你了。”

    他确实打不过田中贵木,一对一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靠一口气硬撑下来的,现在远山澈安然无恙,他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般,感觉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妈的,看来回头有必要减肥了,不能再天天吃宵夜了,奶茶也要少喝点。

    见状,田中贵木不以为意,反而扬起了一抹冷酷的笑容:“也好,那就让我亲手解决掉你吧。”

    猛然之间,他扯下了衬衣,显露出一身矫健结实的肌肉,看上去浑厚有力,十分强壮,而他的背后,纹着一副可怖而狰狞的黑色巨龙,龙爪蔓延至了他的双臂之上。

    他可不像佐佐木仁那个胖子,身居高位后就松懈了对自身的锻炼,即便年龄确实不小了,但他的身手,依然保持着年轻时的水准。

    在开战之前,田中贵木扭着脖子,忽然想起了什么,饶有兴趣地问道:“对了,修罗,你的纹身是什么?”

    远山澈也没隐瞒,说道:“应龙。”

    “应龙吗?果然,你们那位上原老爷子不是一般的看重你啊。”田中贵木啧啧说道。

    混迹极道几十年,如今身为一组之长,他自然很清楚纹身对于极道的重要性,不是谁都有资格将龙刺在身上的,而像远山澈这么年轻就获得认可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即便是他,也是在踏入极道的世界足足快二十年,才纹上了背后这一尊黑龙。

    “不过,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背负得起,龙的重量。”田中贵木摆出了战斗的姿势,浑身筋肉绷紧,声音之中透露着彻骨的寒意,“半路夭折的龙,这几十年来,我已经见得太多了!”

    “那就来试试看吧。”远山澈眼神凶狠。

    空气,仿佛凝滞了一瞬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日本花式作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一块调色板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块调色板并收藏我在日本花式作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