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万富是掌总的,并且主管军事,贾贵则是专注于具体的行政事务,再往下,便是范一飞,岳腾,杨斌,至于韩冲,他们纯粹就是一些技术人才,最初差人手的时候,他们可以挥着自己的锤子上战场,但局势基本控制下来之后,他们立刻就回归了他们的本职工作中去了。

    而三个重要的本地人,黄瑞跟着杨万富参与军事,黄安跟着贾贵参与民政,孙靖算是一个外交人员,自夺权之后,他就一直在外奔走。

    说起来,杨万富贾贵他们能够这么快地便掌控住局面,除了有这三个本地人帮助之外,还有两个极重要的因素,一是他们够凶残,二是他们够大方。

    凶残,是他们对付黄则的家族以及他的嫡系人马。

    这些人,全都死光了。

    特别是黄功,他的死法,让整个独山寨的人都受到了极大的震憾。

    杨万富用一根棍子,从这个人的屁眼里插了进去,然后竖在了独山寨的正中心。

    这个黄功,呻吟哀嚎了整整两天这才死去。

    为了这件事,贾贵还与杨万富大吵一架,但并没有改变杨万富的主意,气啉啉的走了。

    而够大方,就是他们的散财行为。

    黄则当政之时,受惠的只有他的族人以及嫡系部族,而独山变天之后,新上台的人对所有的人都很大方。

    每家都有钱拿,都有粮分。

    而愿意当兵的,则能拿到更多。

    如果说最开始独山县人还有些胆怯害怕的话,在杨万富等人打垮了白兴并且生俘他们之后,当兵的风潮,便迅速地散发了开来。

    左右都是烂命一条,能够赚回来更多的钱,为什么不干呢?而且看起来,这些新掌权的人,比起以后的那些贵人们,似乎要和善许多。

    黄家积累无数年的财富,在短短的时间内,便被杨万富贾贵挥霍一空。

    而将这些钱财花出去的后果,就是现在看起来极是团结的独山县。

    起初,杨万富还真是有些舍不得的。

    但贾贵说服了他。

    钱财只是一种工具,需要他发挥作用的时候,他才有用。

    当需要他去发挥某种作用的时候,那就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只有会用钱的人,才会赚回来更多的钱。

    用出去的愈多,代表着将来能赚回来的更多。

    在连续击败了三都南平州勋州之后,从黄家那里弄来的钱,也几乎完全耗尽了。黄家积攒的钱财再多,也顶不住贾贵给一个县的人发钱,还要给军队里的士兵打赏。

    但这些钱,现在换来了独山暂时的平静。

    那些手脚很快的想要占便宜的人,被打断了手脚,现在其境内,更是乱成了一团。南平州的梁承一命呜呼之后,梁家内部为了谁能继承他的位子,已经撕破了脸皮开始了内斗,打得不可开交了。

    勋州魏富,主力尽损,狼狈逃了回去,现在他的地位,受到了勋州另外一股势力的挑战,形式岌岌可危。

    反观本来最为危险的独山,现在倒是稳定了下来,外部的威胁被打退了,而内部,也是一天比一天稳定了下来。

    羁索州的扛把子,思州田氏一直没有发话,而播州的扬氏,据说是派了一个使者出来准备调停,但走了一半,听到了独山的战绩,这个使者,又调头回去了

    那里还有必要调停呢?

    剩下的事情,就是这些头部的酋长们,思考是承认独山改天换日呢,还是出兵来干涉一下?

    不过从反馈回来的情况看,不少有想法的人,又都犹豫了下来。

    这股拿下了独山的势力,战斗力惊人,想要对付他们,就必须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这值不值得呢?

    黔州的官府一直保持着沉默,思州田氏保持着沉默,播州杨氏也保持着沉默。

    于是,所有人都沉默着。

    但所有人的目光,又都注视着独山。

    这伙人的来历,成了诸人打探的重点。

    被活捉的白兴,在短时间内,亲眼目睹了这伙人强大的行动能力。

    军事上强大,还不足以让白兴震慑,对方在整体之上对于独山的把握能力,才更让他心生惧意。他是一县之长,军事民政都是懂得,知道想要在短时间内把控一个县的方方面面有多么的难,但这些人,居然驾轻就熟,好像他们做过很多这样的事情一般。

    这些人的背后,绝对有一股强大的力量。

    只不过白兴猜不透,这些人到底是私人势力呢,还是官方力量。

    只不过他反正是决定要真正地投降对方而且与对方合作了。

    除了对方虽然神秘但的确强大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使得白兴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决定。

    他的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抚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抚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