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情况结婚前他都知道,现在反过来拿这些说事儿……”

    苏小琳摇摇头,很是无语。

    卓苗苗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上学的时候就这样,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她比苏小琳大了几岁,家庭情况在当时看来属于中上。

    毕业以后,卓苗苗认识了阮王春。他在地州上工作,隶属于规划院的下级单位。当时他来省城出差,看见卓苗苗在她父亲的办公室里……

    “他以前追我的时候不是这样啊!”卓苗苗一直在抽泣:“他说我长得很好看,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家是村子里的,那年他带我回去,我是真不喜欢他爸妈,主要是卫生问题,生活习惯太脏了。饭钱不洗手,那天吃包子,他爸爸刚端起碗喝了一口汤,左手拿着一个包子,就说要去卫生间……他原话不是这样的,直接说是要去撒尿……琳琳你想想,拿着一个包子吃着就去了啊,我当时听了感觉很恶心,想吐,最后还是忍住了。”

    这事儿苏小琳以前听卓苗苗讲过。好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卓苗苗还在跟阮王春谈恋爱,她把这个当做趣事私下里讲给苏小琳听,乐不可支。

    苏小琳叹了口气:“我以前就劝你,觉得你们俩不合适,但你不听,说什么也要嫁给阮王春,还说这辈子只爱他一个。”

    “我没办法啊!”卓苗苗边哭边说:“学校里没人追我……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跟你不一样,没你这么漂亮。好不容易有个男人愿意追我,我当然……也只能嫁给他。”

    “切!”苏小琳没好气地啐了一口:“我当时就说过,阮王春追你绝对是另有所图,可你说什么都不相信。”

    卓苗苗止住哭泣,抬起头,可怜巴巴地说:“我那时候没往这方面想,现在觉得还是你说的对。可是……可是现在都这样了,我能怎么办啊?”

    虽然比苏小琳年长,卓苗苗却是个没主见的。

    苏小琳快刀斩乱麻:“既然他要离婚,那就离吧!反正你们夫妻俩貌合神离,根本过不到一块儿。趁着现在孩子小,早离有好处。”

    说着,苏小琳忽然想起刚进门的时候,卓父从卧室里被老伴扶着出来,一副病歪歪的模样,下意识地问:“你爸怎么了?”

    “病了……”说起这个,卓苗苗的眼眶又红了:“被阮王春气病的。”

    苏小琳心中涌起一阵迷惑:“到底怎么了?”

    “阮王春现在没在家里住。”卓苗苗解释:“他昨天晚上过来,当着我父母的面提出离婚。我爸一直不知道我们已经分居,就劝了几句,结果被阮王春指着鼻子骂了一顿。”

    “他敢骂你爸爸?”苏小琳睁大双眼,感觉不可思议:“阮王春以前不是你爸一手提拔起来的吗?他怎么这样?”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卓苗苗满面愁容:“阮王春在地舟山只是个普通办事员,后来成了我男朋友,我爸那时候在规划局是副科长,就找熟人他调来省城,进了局里下面的科室。那时候我们已经确定关系,准备去民政局领证,否则我爸根本不可能这样做。”

    “阮王春现在规划局是什么职位?”苏小琳又问。

    “我不清楚。”卓苗苗摇摇头:“我没去过他单位。我爸前年退休,听说阮王春当时是计划科的科员,正准备去基层挂职,回来以后提副科。”

    “这也是你爸给他安排好的?”

    “好像……也许……可能是吧……”卓苗苗满脸都是迷糊的神情。

    苏小琳哭笑不得:“你这媳妇是怎么当的啊?自己男人在单位上是什么职务不知道,你爸是不是给他安排也不知道。苗苗姐,你平时怎么过的日子啊?”

    卓苗苗是个老实人,她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在企业里当会计,老总跟我爸是朋友,平时单位上有事儿我才过去,没事儿就待在家里。前些年我怀孕了,生孩子加上坐月子,有大半年没去单位。现在孩子小,才两岁多,我妈年纪大了,只能我来照看。”

    “你怎么不请个保姆?”苏小琳越发感觉不可思议:“以你家的经济状况,又不是出不起这点儿钱。”

    “阮王春不让。”卓苗苗摇摇头:“他说太费钱了。他一个月工资还不到八千,一个保姆至少得三千多。而且我那段时间休假在家,正好省了这笔费用。”

    苏小琳冷笑着发出讥讽:“所以你就成了管家婆兼保姆?省吃俭用,到头来他还要跟你离婚?”

    卓苗苗被她说着低下了头,讪讪地回答:“……我……我这不是没注意嘛,所以才叫你过来帮着出主意。”

    苏小琳的问题很直接:“对离婚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

    卓苗苗半天没回答。

    苏小琳有些急了:“那我换种问法:你到底想不想离?”

    卓苗苗抬起头,眼里充满了迷惑,点点头,又摇摇头。

    见状,苏小琳只能抚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虎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虎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