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恒转了转脑袋看了看四周,问道:“我忘记了什么?”

    樱桃捂着嘴笑道:“姑爷你忘记赏赐了呀。”

    叶恒一拍脑袋:“我确实是忘记了,今天夫人生孩子。每个人都有赏,大赏。”

    这院子里的人不管是女使还是婆子,都对叶恒赞叹起恭喜起来,那嘴里的好话就像是不要钱一样往外面扔。

    叶恒都说了,今天有赏,而且是大赏,她们岂能吝啬于这些好话,而且夫人生了孩子,这又是个龙凤胎,确实是让人十分的开心。

    不过这边,林如海在经过了最开始的开心,却对着叶恒和盛如松使了个眼色。

    不用林如海多说什么,盛如松就已经点了点头,他知道林如海要说什么,不过还是跟着自己的岳父到了一旁。

    叶恒此时还沉浸在大娘子生了一对龙凤胎的喜悦之中。还摸着脑袋,不知道岳父此时对自己有什么吩咐。

    “岳父大人,可是有什么吩咐?您直接说。”

    林如海笑着说道:“你这孩子刚从陈州回来。这会儿应该进宫去面圣的,如今你们已经在家里待了有好一阵了,怕是宫里也知道这件事情了。不过你们在陈州有功。又加上岚姐儿刚好生产,你们在这里逗留了一段时间,也算是情有可原,不过如今岚姐儿的孩子已经生下来了,你们再在这里逗留下去。官家的心里也该有想法了。”

    哪个皇帝不希望自己的臣子大公无私?

    叶恒这才陡然想起来,他们从陈州回来这一次是回京述职的,若只是普通的官员回京述职只需去吏部报到就可。

    拖上几天也没有什么关系。

    问题是他们之前在陈州的时候挡住了齐王和贺王两位王爷的垂死挣扎,还有很多两位王爷从各地调派进京的军队。

    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已经不一样了,所以他们回到京城的第1件事就是要进宫面圣。

    谁知原本叶恒只是想在码头上见见自己的大娘子,可又得知了林晴岚马上就要生产的他,压根就想不起来要进宫面圣,当即就骑了马往家里赶。

    叶恒此时想起来也没有任何的想法,岚妹妹马上就要生产了,他连岚妹妹十月怀胎这么长时间都没有陪伴过一天。正好等到岚妹妹生产的那一这一天回来,他又岂能不在现场等待。

    说起来,这也算是人之常情,相信官家也不会太在意。

    盛如松道:“那我们就赶快进宫吧,没准晚了。当心官家心里不在意,其他人也会嚼舌根。”

    叶恒还有些不愿意,看着产房的方向,想要见林晴岚一面,可惜林如海根本不会如他所愿,当即就对叶国公说了起来,叶国公转头对叶恒说道:“还是以公事为重,否则的话……”

    否则什么的话,叶国公并没有说出来,这件事情不好宣之于口。这里的人不少,一旦传出去。对叶家不利。

    尽管不情不愿,叶恒还是被盛如松拉着,又在外面汇合了陈宇泽和王厚德两人一起往宫里赶去。

    在宫外等了一会儿,四人就被召见了,一路来到官家的宫殿门口。

    也不知官家是不是在处理其他的事情。他们在宫殿门口等了好一会才有内侍出来传召他们进去。

    进来宫殿,就看到官家坐在上首,垂着脑袋正在批阅奏折。

    这位官家果然是十分的勤政。外面的那些民众都对这位官家十分的爱戴。

    不过此时,也是露出了老态。

    四人拱手见礼:“见过官家。”

    但上手的官家一直没有说话,专心的批阅奏折,仿佛手中的这一本奏折十分的让人入迷,以至于官家都不知道他们四人已经进来并且见礼。

    四人也不敢动作,只是保持原本见礼的那个姿势,一直等待着。

    好长一阵,官家都没有动作,四个人的额头上都已经沁出了汗珠。

    若只是单纯的站着,这种动作并不会让人觉得很疲惫,可惜他们拱手见礼,这种动作显就显得比较疲惫了。

    盛如松用余光瞥了一眼叶恒,这件事情不用问,肯定是官家在敲打他们几人。

    叶恒也反应过来,恐怕这是官家已经知道自己从陈州回来下了船,到了码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骑了马往家里赶,并且在家里呆了一个多时辰,等着大娘子生了孩子之后这才出来进宫面圣。

    心中腹诽,不过叶恒也不敢表达出来,生怕自己的表情被官家看见了,到时候又是一桩罪。

    不过心里叶恒也在想着,若是年轻时候的官家,怕是做不出这个事情来。关键还年老,才会处处注意这些事情。

    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从心底冒出来,十分的荒凉。

    人在不同的年龄时期,所注重的事情自然是不一样的,年轻时候的官家励精图治,肯定想的是如何把国家治理好。

    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元肘子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元肘子并收藏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