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驱魔警察故事,赵学延知道,魔道毒枭西协的别墅都是一个巨大的风水镇,风老四在第一次踏入这个别墅的第一步时,宅在别墅客厅里的西协就感知到了。

    他在跟着风老四一起进去时,还以为风警官会像是对阿苗那样,解释各种风水学,谈什么养尸炼尸、九菊一派等等。

    但风老四全程沉默,只是边走边看。

    直到走出三四米,蹲下身子摸了下黑泥里,发现了里面的碎玻璃,他才转身对站在门口的赵学延道,“怎么不跟上?”

    赵学延耸了下肩,“你都说了发生大战的话,怕没时间照顾我,那我就不深入了,看风警官你的了。”

    风叔,“……”

    这么没节操的么?

    赵学延却笑嘻嘻不以为意,毕竟他知道这家伙看着浓眉大眼的,其实也是个很腹黑的人,动不动拿身边人当棋子和邪魔外道斗法。

    身边人就是风老四的斗法工具人,若没有外力影响,那么苗警长肯定对此有很多话要说。

    再说了,他不跟上去,是为了风叔好啊。

    赵学延一身禁忌之力,也有被动防御功效的,任何超自然非正常力量,施加到他身上,都会被反噬。

    你看他,多为风叔考虑?

    在他微笑中,风老四彻底放弃了什么,继续踏步前行,走着走着,一道高有两米多的蓝色布帘,突然就从大别墅墙角里冒了出来,快速伸展,遮掩下一段围墙。

    一开始还只有一道布帘,眨眼间其他各个方向,也出现了其他布帘,就像是一个布质的帷幕,想要把大院全部围起来。

    赵学延果断后退,站在了大门外。

    他最后隔着蓝布间隙看到的,就是风老四被围在中央,谨慎的拿出了一个绿色玉佩。

    几十秒后,赵学延就爬上了别墅外马路对面的一颗大树,越过高墙向院子里张望,看到的是……

    风叔谨慎站在院中,一个合服女人则是抓着一朵菊花轻轻一拨,菊花飞入泥土插在那里,伴随一些花瓣洒落,原本寸草不生,只是铺满了黑泥的大地,突然就沸沸扬扬悬空升起了大量的碎玻璃。

    大量碎玻璃漂浮在虚空,还在和服女人操控下,逐渐凝聚成了一个个玻璃刀、玻璃剑,遥遥指向风老四。

    那些蓝色幕布,并不是单纯的蓝布,而是隔一段就绣的有特殊道符,似乎在这里配合风水阵,组成了一个杀阵。

    嗖嗖嗖!

    等一个个造型并不算好看的玻璃刀、玻璃剑突然飞舞起来,凌空刺出时,风老四快速脱了外套,一个接一个,以类似太极拳的力道接甩刀剑。

    但没用,这一波刚被他甩飞落地,重新变成碎玻璃。

    黑泥地里就再次飘起大量碎玻璃。

    新一波玻璃快速飞刺中,还有一根突然冒出来的麻绳,像是飞蟒一样贴着地面朝风叔脚踝套去。

    风老四再次用外套以柔力甩飞玻璃刀剑后,差之毫厘跳离麻绳绳索,人闪在半空拿出玉坠对着麻绳激发一道灵光,轰~

    麻绳开始自燃,火焰还像是点燃了火药似的,滋滋滋快速蔓延。

    燃烧的麻绳被和服毒枭猛的在黑泥上一甩,火焰熄灭。

    赵学延隔着几十米大声喊话,“风警官,你带的宝贝有点少吧?要帮忙么?”

    他想起风警官第一次带着阿苗闯别墅,很轻松就和西协打了个五五开,离开了,但等西协准备充足,送他一个猪队友再主动偷袭时,各种布阵带法器?

    那时候风老四能反杀,靠的是另一个很大的镜子法器,不只是靠一个小玉坠。

    这是忘带了??没带大镜子的风叔,不会被坑死在这里吧?

    风叔,“……”

    无语的隔空看了他一眼,再次凝重的戒备西协下一次攻击。

    西协,“……”

    这位坠入魔道的毒枭都看了墙外一眼,继续操控黑泥里的碎玻璃攻击风老四。

    场面持续几次,风老四已经察觉的什么时,赵学延的喊话声音也响了起来,“风警官,地上是不是有朵正在冒烟的菊花?她之前好像是甩出来这一朵花,地里的碎玻璃才冒出来的,然后每一次有新碎玻璃腾飞,那朵菊花都会冒点烟,我感觉这两者之间可能有联系。”

    风老四,“……”

    毒枭西协都突然甩出一团蓝布,捏了几个手势遥指蓝布,蓝布快速膨胀起来,形成了一个篮球大的布团,等她手决继续运转,轰的一下,布团变成火球,嗖的飞出别墅宅院,冲着赵学延扑去。

    但就在这时,风老四抓住机会,踩着玄妙步伐在黑泥地上快速画出一道符,咬破指尖甩下几滴血,瞬间宝黄色光芒升腾而起,风叔则是抓着外套,兜住黄光一转。

    把原本是向天空升起的宝黄光芒,拉出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