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伟硕此刻处于极度的懵逼凌乱中,还有点哆嗦,以他的出身阅历,你让他主持商业活动割韭菜,割的小民倾家荡产,那个好说。

    但是真面对尸山血海,那又是另一种冲击了。

    当然,停车场死掉的保罗·查特文的保镖团,加起来才十多人,远远谈不上尸山血海。

    但那也是一个个人命。

    自从认识赵学延起,他的生活也变的“多姿多彩”,极为刺激起来,可就算这样,他也很少有近距离目睹一条条人命躺尸,各种红的白的溅一地的景象啊。

    你说某次冢本英二的手下去埋伏……那是海上,隔着远远的,对方刚开枪,枪就炸膛还连累的翻船,远距离炸膛翻船,哪有一二十米范围目睹各种血腥来的刺激?

    更令人崩溃的则是,这件事和赵学延有关!

    他在今天第一次见到保罗,听对方说赵学延来了东京,就已经想着离开东京,避一避了,这就……一转眼,午饭还没吃呢,赵学延的小弟就杀过来,杀人了?!

    懵逼归懵逼,李伟硕还是在司徒浩南招呼下,勉强挤出笑容,“我……”

    没等他讲出什么完整的话,举着双手求饶的维戈·塔拉索夫就急急道,“李,你赶快告诉他,我是维戈·塔拉索夫,当初可是和延爷一起吃饭,被延爷亲手坑过的。”

    “我和一般的杂鱼不一样!”

    伴随维戈的话,李伟硕突兀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翻译了。

    他总觉得维戈这话,听起来有点不对劲。

    什么叫做被赵学延亲手欺负过,坑过,就和杂鱼不一样了?

    合着在赵博士那边,是被延爷亲手坑,还是被延爷发句话,让小弟做事处理……这待遇档次差别很大?

    你要是谈这个,那赵学延还曾经想过给他李伟硕主持婚礼呢,他难不成还要骄傲一下??

    我可去……

    越想越微妙,李伟硕差点想骂脏话,但他忍住了,直白不加任何修饰的,把维戈的话翻译了一遍。

    就是翻译声里,沙蜢、王建军、王建国等人也纷纷赶了过来。

    司徒浩南听懂了什么后,诧异看了维戈几眼,“你个老……算了,你和延爷是怎么起冲突的?当时具体怎么回事?”

    司徒浩南也觉得有点秃然,被赵学延亲手对付过,还能活生生站着?和地上趴着的保罗·查特文待在一起继续搞事??

    维戈急忙道,“我是洲际酒店毛熊理事,和曾经的意呆利安东尼理事,一起拜访延爷,想让他在港岛开分部,当华夏代理人,然后被延爷录像,说是要举报我们,还顺手揍了我一下。”

    “上帝保证,我和其他理事或杀手不一样,我从没想过报复,那次被延爷教训后就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返回毛熊了。”

    “保罗·查特文在东京开分部,通过了暗杀延爷的悬赏,也和我没关系,我只是毛熊理事,背后是毛熊寡头在支持……”

    额,他现在说的是一部分事实。

    东京分部的事,的确和他关系不大。

    但维戈不是从没想过搞事,他是在那次离开港岛后,选择暂时观望,亲眼旁观了安东尼一家的失踪、人间蒸发,再到旁观莱斯利·查特文去救人,意外变成了傻子还得了hiv。

    他才选择开始对那件事,放下。

    然后等置地的布莱克家族想继续对付赵学延时,络腮胡杀手约翰·威克,以及胡萝卜小哥史密斯,就是他挑选出来的。

    他只是以为这些事,司徒浩南应该不知道……所以暂时保住命的话,等下可以找机会逃一波试试。

    伴随维戈的解释,李伟硕的翻译,司徒浩南抓着枪思索片刻,才对王建军道,“老王,打晕他,咱们抓了人送给延爷处置。”

    维戈,“……”

    维戈看起来人高马大,但王建军本身也不低啊,更关键是老王这货武力不低!

    滑步上前在维戈想要躲闪时,老王一手刀就放翻了维戈。

    下一刻,司徒浩南才狞笑着抓着保罗·查特文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跟我上车吧,保罗先生,在港岛时我就听过你的大名,没想到咱们在东京,会在这种形势下见面。”

    保罗欲哭无泪,我特么一大群保镖,就这样没了??

    说好的全是精锐呢!

    他现在能做什么?只能被压着上车。

    直到,司徒浩南一行即将出发时,浩南才对李伟硕道,“二少,真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住院,等我回去和延爷说一声,估计他老人家也会很开心的,说不定还会来探访你。”

    “二少再见。”

    李伟硕,“……”

    他一点都不想见那个魔王啊!

    呆呆在停车场里看着那几辆车子远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