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虎的表情也十分纠结,“我喜欢下春雨,喜欢咱家有个好收成,可又怕下雨把春姥姥阻在外面。”

    韩莞安慰道,“放心,他们会住客栈,不会淋雨的。”

    半夜,真的下起了雨。

    韩莞起身把开了一条小缝的格子窗关上。雨滴打在瓦片上,滴嗒声敲得韩莞的心紧。怕雨下得太久影响春嬷嬷三人的归期,怕春山的病情在路上延误。

    早上,雨依然未停。雨不大,密密的雨丝落在院子里,地上积了许多小水洼。

    气温骤降,韩莞给大虎二虎多加了件护胸口的坎肩。

    哪怕下雨,也没有耽搁两只虎练武,他们在房檐下“嗨嗨”练着,大虎的声音比往常更大。

    早饭后,韩莞让丁婆子去石井村的肉摊买两斤肉回来,附近的三个村只有石井村有一个肉摊。

    丁婆子道,“五姑奶奶不知日子艰难。一冬没有进项,钱都快花没了。只有等到下个月春收完,卖了粮食才有钱。”

    韩莞冷笑道,“之前我没说,并不代表我不知道。我家有一百亩地,而不是几亩地,收的租子够我们娘几个敞开肚皮吃多少年。若你记性不好,我们现在就算算帐?”

    丁婆子砸巴砸巴嘴,显得嘴更瘪。挤出笑说道,“经姑奶奶一提醒,我又想起来了,的确还剩点子钱。姑奶奶,我去石井村买两斤肉,顺道再去一趟大法寺,求菩萨保佑姑奶奶和两个哥儿身体安康。”

    大法寺座落在石井村后的山里。从山下到寺里都是青石板铺路,即使下雨也好走。前天降祥云,昨夜降春雨,这都是吉兆。丁婆子想趁着好时候去寺里烧香拜佛。

    韩莞知道她的真实想法,没理她,转身走了。

    丁婆子回屋拿钱,丁老头骂道,“你这个蠢娘们,老子跟你说过多少遍,不要把他们惹急,你偏不听。”

    丁婆子有些害怕,“那位真的变了。若她跟咱们算帐咋办?哼,那些都是咱们辛辛苦苦落下的钱儿,我不还。进了我表妹的荷包,她更不可能还。”

    丁老头冷哼道,“她若敢算,早就算了。稳着他们一些,改天我去一趟侯府,让你表妹再派人过来敲打敲打她。做了那不要脸的事,还不是随人拿捏。若闹出来,先让口水把她淹死。”

    丁婆子一想也是这个理儿,又高兴起来。她数了五十文大钱买肉,又拿了两个银角子的香油钱。

    书房里,韩莞研好磨,开始教两个孩子写字。韩莞小时候学过写大字,教两个小朋友写字还不成问题。

    原主教过他们一点,他们又经常跑去方家私塾听壁角,方先生也乐于指导他们。两个小子聪明,已经会背《百家姓》、《弟子规》、《九九歌》全篇,以及部分《千字文》,还会写十几个字。

    二虎道,“娘亲,我们有沙盘,先在沙盘上写。”之前他们都是先在沙盘上写,学会了再在纸上写。

    韩莞摇头道,“咱们不差那点钱,以后都在纸上写。”

    书案有些大,他们各坐一方,互不干扰,认真极了。

    韩莞非常欣慰,这两个孩子不仅早熟,自制力还特别强。无论学文学武,两个孩子都认真。只不过,学武方面大虎稍强,学文方面二虎稍强。

    午时初,韩莞说可以歇息了,两个孩子才起身。

    他们站在房檐下叹气,憋在屋里太无趣。

    两个小子想到一种好玩的法子,从墙上取下小斗笠戴上,穿着小草鞋,跑到院子里最大的水洼踩水玩。

    一脚下去,水花四溅,溅了他们一身一脸,也让两人更加兴奋。二虎没注意滑坐在地上,脚蹬在大虎的脚上,大虎被蹬了个屁股墩儿。

    韩莞从屋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气得她血往上涌,冲进雨里把两个熊孩子拎回屋。看到他们一身泥水,一人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把湿衣裳脱了,再把他们塞进被子里。

    她去厨房烧水,看见丁婆子正好回来。

    “丁嬷嬷回来了,烧锅热水,我要给大虎二虎洗澡。”

    “大白天的洗什么澡?”

    见韩莞的脸沉下来,丁婆子没敢再多话,忍着气答应。

    韩莞回屋,看见两个赤条条的小子又抱在一起打架。一个掐脸一个揪头发,四条腿乱蹬,嘴里还咒骂着:

    “打死你个龟孙子……”

    “你才龟孙子,你全家都是龟孙子……”

    韩莞大喝一声,“不许打了。”

    两个小子选择没听到。

    一直反对对孩子使用暴力的韩莞再次对他们用起了武力,拿起鸡毛弹子一人屁股上使劲抽打两下,他们才大哭着放手。

    “呜~呜~呜~是弟弟把我踹在地上的。”

    “啊~啊~啊~是哥哥带我出去踩水的。”

    韩莞没理他们的哭嚎,给他们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弃妻似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寂寞的清泉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的清泉并收藏弃妻似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