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爷!

    请直接降道雷把她带走吧。

    她已经不想活了。

    小厮就站在床边,然而这一幕来的太快,快到他根本来不及反应,自家少爷就遭了殃。

    那凄惨绝伦的声音,小厮吓的后背蹿过一阵寒流,赶紧道,“三少爷,您没事吧。”

    “快把他给我拉开!”某男要不是疼的翻不来身,他早一胳膊把人掀出屋顶了。

    小厮手忙脚乱的拽季清宁。

    可怜季清宁已经吓瘫软了,小厮一个人根本拽不动,使出大气力把人拽起来一点,胳膊一脱力,季清宁又摔了回去。

    某男,“……。”

    某男额头青筋暴起。

    这是来给他赔礼道歉吗?

    这是嫌在街上没一口气把他砸死不甘心,特意来补一刀!

    砸一下季清宁就生无可恋了,来第二下,她已经差不多灵魂出窍了。

    小丫鬟站在那里,小脸刷白,因为是她往前一扑,把季清宁撞了。

    “铁锤!”

    季清宁喊道。

    小丫鬟赶紧上前,小厮要和她一起,结果小丫鬟嫌他碍事,一把将他推开,手一伸,轻轻松松就把人拉了起来。

    小厮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都是小厮,难不成七品小官家的,长的还没他高大,力气比他还大?

    从床上下来,季清宁望着小丫鬟,“刚刚怎么回事?”

    她身后只有小丫鬟。

    撞人的只可能是她了。

    小丫鬟快哭了,“我也不知道,脚脖子突然一疼,身体就不听使唤了。”

    她不是故意撞姑娘的。

    就是借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啊。

    季清宁知道小丫鬟胆小,但出这样的意外,只怕没那么容易出煜国公府了。

    这时候,有轮椅滚动的轱辘声传来。

    季清宁下意识的往屏风处看去。

    只见一小厮推着轮椅进来,轮椅上坐着一男子,唇色如樱,鼻若悬胆,虽然容貌不及卧床男子那般妖孽,但因为坐在轮椅上,眼神带了抹忧伤,更叫人心疼。

    这位肯定就是煜国公府二少爷了。

    坠马摔断了腿,这辈子可能都站不起来了,煜国公都还在他和纨绔三少爷之间犹豫把世子之位传给谁,可见一斑。

    小厮推着轮椅往前,煜国公府二少爷道,“才进屋就听到三弟凄厉的惨叫声,出什么事了?”

    温玹趴在床上,也不知道是疼还是气的,手攒的紧紧的,咬着牙看向季清宁,“把他给我拖出去吊起来!”

    话音未落,小厮已经朝季清宁过来了。

    小丫鬟挡在季清宁身前。

    祸是她闯的,要吊就吊她。

    温二少爷道,“季少爷来赔礼,三弟把他吊起来,传出去,没得叫人说我们煜国公府没有家教,祖母知道了,必会动怒,难道你想一直在床上躺着?”

    煜国公夫人听说小厮领着季清宁来见温玹,当即起了身,进院门口就听到自家儿子的惨叫声,吓了她一大跳,上台阶又听到温玹要把人吊起来,她进屋道,“你二哥说的不错,你爹和祖母已经够愤怒了,你给娘省点心。”

    温玹气的咬牙,看着季清宁,“我差点死在他手里!”

    煜国公夫人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不论出什么事,人家季少爷都登门赔礼了,不像国公府,儿子惹事,做爹的连人家的大门都没进一步,惹事在前,失礼在后。

    煜国公夫人嗔了儿子道,“说话中气十足,什么死啊活啊的,晦气。”

    说完,吩咐小厮道,“还不赶紧送季少爷出府。”

    季清宁现在看煜国公夫人就跟看活菩萨似的了。

    小厮过来,季清宁朝煜国公夫人行了一礼,就赶紧转身离开。

    出门,迎头被太阳光一照,心情像是掉进了冰窖里,郁闷的找不到词来形容。

    赔礼。

    赔了个寂寞。

    她要知道会出这样的岔子,她还不如老实在家躺着呢。

    她现在就像是陷进了泥沼里,越挣扎陷的越深,什么都不做,活的时间还能久一点儿。

    有小丫鬟围上来,问带路小厮,“刚刚三少爷是怎么了?”

    小厮叹息,“别提了,我就没见三少爷这么倒霉过。”

    小厮瞅了季清宁一眼。

    三少爷常和人打架,挂彩更是常有之事,可还没有哪回只有自己受伤,对方毫发无损过呢,便是连茂国公世子,顺王世子都不例外。

    这季少爷是何方神圣,三少爷在他手里连栽跟头,他还屁事没有,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信。

    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藏娇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藏娇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