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身而起,上了屋顶,一路追着马车跑,在马车前侧停下。

    等马车过来,男子一把抓住断裂的缰绳,几次侧马头让马停下,都没什么效果。

    眼看着前面有两驾马车过来,再不停下要撞上了,男子腾出一只手,使出浑身气力朝马颈脖子劈去。

    马脑袋被拍的一晃,长长的嘶吼了一声,接着口吐白沫,往前跑了十几步,双腿一软,往地上一栽。

    马车跟着一斜,季清宁要不是死死的抓着马车门,真的要被甩出来了。

    小丫鬟赶紧将她从歪斜的马车内扶出来,季清宁脚沾着地,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捂着嘴,跑一旁吐去了。

    说是吐,其实吐不出来什么。

    早上起的晚,什么都没吃,本来打算在鸿兴楼好好吃一顿的,结果被赵王世子的话弄的食欲全无,胃里空空如也,也就吐点苦汁了。

    干呕了几下,季清宁扶着墙转身看向男子,惨白了脸道,“多谢兄台出手相助。”

    男子的护卫牵马过来。

    男子翻身上马,身手之矫健,更衬得他惊才风逸,神明爽俊。

    男子道,“不得已杀了马,兄台没事便好。”

    说完,抓起缰绳,一夹马肚子就走了。

    季清宁看着护卫道,“不知你家主子是谁,我也好登门道谢。”

    她这人一向不喜欠别人的,更是有恩必报。

    护卫笑道,“我主子是煜国公府大少爷,举手之劳而已,道谢就不必了。”

    季清宁,“……。”

    又……又是煜国公府……

    她就想问一句,她和煜国公府到底是什么缘分?

    今儿出了煜国公府的门,她就没打算再进一步啊。

    头晕的紧,可能是晕车了,也有可能是半天没吃东西有点低血糖。

    小丫鬟扶着她要回小院,季清宁执意朝马走了过去。

    她蹲下来,检查马匹。

    马脖子软绵绵的,上面的掌印清晰可见,应该是男子一掌将马脖子劈的粉碎,马猝死方才停下。

    这才叫武功好么,和男子比,小丫鬟那连花拳绣腿都算不上。

    季清宁觉得马受惊没那么简单,检查之下,果然有所发现。

    马中了毒。

    从毒发时间来看,就是在煜国公府中的毒。

    煜国公府有人要她的命!

章节目录

藏娇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藏娇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