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麒麟的各色茶点确实极具特色,甜而不腻,香而不俗,摆放点心的器具也十分别致,是竹子与淡色原木拼接而成的旋转形托盘,景栗猜测应含有“节节高升”或“平步青云”的吉祥寓意。

    搭配的酒不是白酒或葡萄酒,而是清新甘甜的荔枝酒,米子游还晃着扇子配了一句诗——

    红透蝉纱裹玉肤,酿成香味胜芙蕖。

    关于古代的果酒,景栗从前只知煮酒论英雄中的青梅酒,想不到中晚唐时期连荔枝都已入酒。

    深思过后,又觉合情合理,杨贵妃酷爱荔枝,留有“一骑红尘妃子笑”的传奇,这时的普通中原人无福享受岭南鲜果的美味,品一品荔枝酒也是极好的。

    在这一点上,凤临阁就比米麒麟差一些,景栗翻过酒楼的菜单,果酒只有诏安青梅酒一种,明显没有跟上特色酒发展的步伐。

    热菜陆续上桌,米子游相当有诚意,鸡鸭鱼肉齐备,鸡为三鲜扒鸡,鸭是宫廷酥鸭,鱼为松鼠鳜鱼,肉是秘制羊肉,另外还有红烧大虾、文思豆腐和时令菜蔬。

    平心而论,每一道菜都不错,色香味俱全,可是从头吃到尾,都没有太大亮点,唯一让景栗味蕾感觉到惊喜的,就是秘制羊肉,其中既有浓浓的姜味也有甜甜的蜂蜜味,原本冲突的两种味道,却被厨师的妙手完美融合,滋味妙不可言。

    在就餐环境方面,米子游也是费了不少心思的,二层和三层都设有表演台,乐姬歌姬悠然演唱,每一隔间都能听到风雅丝竹音。

    不过,景栗没有听小曲儿的福分,她的耳朵里充斥着屠豪的哭嚎声——

    “我的眼睛,我这双明辨美丑的大眼睛,彻底被《西门无恨》毁了!所长,你严重伤害了我脆弱且纯洁的心灵,快带我去医院洗眼睛!”

    独教授辣手摧土豪:“用西门无恨的洗澡水给你洗洗呗!”

    这句话令屠豪再次回忆起了西门无恨洗澡的名场面,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鬼哭狼嚎。

    “男儿有泪不轻弹,当心西门小姐姐亲自来收了你这个小哭包~”独教授打趣了土豪一阵,最终话题又回归到了吃上——

    “好了好了,大锦鲤那边都快吃完午饭了,咱们也定外卖吧。”

    屠豪的心理和生理遭受了360度全方位立体化的重创,双目无神地瘫坐在沙发上,仿佛身体完全被掏空:“还点啥外卖,我这辈子恐怕都告别吃饭了。”

    独教授成功坑人后胃口大开:“把你手机拿来,我今儿心情不错,可得多点点儿好吃的。”

    屠豪展开了报复:“不给,你陪我一起饿着。”

    独教授上手开抢:“别闹,快把手机给我!”

    景栗看不到画面,只能听响动,先有水声,之后不知是谁开始咣咣砸东西,局势十分紧张,一场由西门无恨引发的恶战似乎即将拉开帷幕,她生怕奇葩队友打架打出个好歹来。

    幸好,这二位都是只动口不动手的“嘴炮君子”,纯玩口头攻击,最多也就手指头戳一戳,再半轻不重地扒拉几下。

    从他们的对话之中,景栗方才得知情况,原来是城门失火,殃及手机。

    不差钱的土豪鲜肉为了不让所长点外卖,残忍地对手机进行了非人道性毁灭,先是浇了一大杯水,之后还在大理石茶几的边沿可这劲儿地狠砸。

    作为根正苗红的穷三代,景栗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这种用手机发泄情绪的疯狂之举,一边吃着扒鸡,一边在心中默默为可怜的手机默哀三十秒。

    “菜品如何?”米子游再次摇起了扇子,征询顾客建议——

    “小店的不足之处,敬请二位提出,在下洗耳恭听。”

    祝妈妈客套道:“很好,味道不错。”

    景栗也得客气一下,把祝妈妈的话反着说了一次:“不错,味道很好。”

    “二位的夸奖似乎不大走心呐~”米子游不愿活在谎言之中,只想让真相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

    “咱不搞假客气那一套,说点发自肺腑的大实话还不好?”

    他此刻的样子,像极了求骂求虐的抖m。

    既然如此,景栗便讲出了心里话:“除了秘制羊肉之外,其他菜都中规中矩,缺少惊喜的感觉。”

    “惊喜?”米子游陷入了迷惑:“什么样的菜才能给你带来惊喜,能举个例子吗?”

    景栗如实道:“醉仙居的佛手观音莲和花开富贵牡丹鱼。”

    米子游对她的品味提出质疑:“佛手观音莲的本质就是上汤白菜,只是摆盘和配菜比较出彩而已,花开富贵牡丹鱼和椒盐鱼排也没有太大差别,变了变造型,价钱就涨了两倍,通通华而不实!”

    景栗发现他的经营思路相当有问题:“敢问游公子,米麒麟饭庄的定位是什么?目标客户群是哪些人?”

    “定位…目标客户群…”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青木北恒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北恒并收藏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