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如水被秦霜叫醒时,人还是懵的。

    她下意识地看了眼窗外,天幕是黑的,刮着春夜的风,只有零星几点星子,更显夜冷星寒。

    “秦霜,有什么事吗?”她睡眼朦胧地问。

    秦霜一看就知道她睡懵了,柔声说:“郡主,您今儿不是要和太子妃一起去看日出吗?”

    温如水:“……是哦?”

    她看了下时间,大概凌晨四点,实在困得不行,但又不想前功尽弃,便半闭着眼睛摸索着下床,像游魂一般穿衣服,一边问道:“太子妃起了吗?”

    “放心,太子妃已经起了。”秦霜含笑说。

    隔壁房,裴织也被人叫醒。

    叫醒她的是身边的男人,他抱着怀里的小娇娇,见她眼睛困得睁不开,忍不住心疼说:“要不算了,咱们明天再去看日出罢。”

    昨晚两人针对晒盐及盐税改革之事聊了许久,勉强睡不到两个时辰,也不怨她困成这样。

    裴织确实困得不行,仍是分了一两分心思在事情上,含糊地说:“怎么行?我都和阿水约好了,一定要去的……”

    见她挣扎着要起,但又一副起不来的模样,秦贽实在无奈。

    他只好抱着她起身,先为她将衣服一件一件地套上,然后再打理自己,接着叫门外的秦雪进来伺候。

    秦雪端着洗漱的用具进来。

    见两位主子已经打理好自己,她绞了帕子过去给他们净脸。

    两个女侍卫到底不是伺候人的丫鬟,不觉有些笨手笨脚,幸好两位主子也没生气,秦雪暗暗松口气。

    温如水洗漱完毕,终于振作起精神,开门出去。

    听到隔壁的门打开,她满脸笑容地看过去,正要打个招呼,声音瞬间卡在喉咙里。

    “太、太子殿下?”

    她吓了一跳,满脸不可思议,太子不是应该在府城吗,什么时候跑到小渔村的?这得多舍不得太子妃啊,连分开一个晚上都舍不得?

    明明也不是什么新婚燕尔了,怎么还这么黏糊?

    当然,她只敢在心里逼逼,而上是恭敬无比的。

    秦贽淡淡地扫她一眼,将一件玫瑰红灰鼠皮披风披在裴织身上,为她系好披风后,骨节分明的温暖大手牵着她的手。

    “阿识,我们走。”

    侍卫已经将马牵过来,就在院子里。

    秦贽先将人抱上马,然后自己翻身上马,将人揽到怀里,自己抖开身上的披风,将身前的人拢得严严实实的。

    温如水在后头,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羡慕。

    “郡主,天气冷,您的披风。”

    温如水听到声音,转头看过去,见手里抱着一件披风的秦玄,一双眼睛不禁瞪得溜圆,想问他哪里弄来的披风,尔后想到秦玄被派过来保护她,这些东西他那边好像也备着……

    秦霜将披风接了过来,亲自披在温如水身上,为她系好披风。

    一群人踏着夜色,骑马前往海边。

    他们来到白天时玩的那片海滩,然后寻了个开阔的位置坐下,开始等待日出。

    夜冷霜寒,浪潮声声,远处的天幕是一片无边的黑暗,只能隐约看到海平而的轮廓,更显寂静。

    小渔村的村民都是靠捕鱼为生,同样早早就起了,不过这一带并不是他们经常活动的地方,倒也不用担心有人过来打扰。

    裴织靠在男人怀里,所有的寒意都被挡在披风外,感受到他身上的温暖,睡意又席卷而来。

    秦贽调整了下姿势,唇凑到她耳畔,低声说:“阿识你睡会儿,等日出时孤再叫你。”

    裴织放心地睡过去。

    温如水也是哈欠连天。

    她坐的位置离那对夫妻有些远,不敢过去当电灯泡,一个人孤伶伶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眼睛半睁半眯,昏昏欲睡。

    怕自己睡过去错过日出,她叮嘱守在一旁站得笔挺的秦玄,“秦侍卫,等会儿日出时,记得叫我啊。”

    秦玄垂眸看她一眼,低低地嗯一声。

    温如水拢紧身上的披风,眼角余光瞥向身边的男人,觉得他像一株沉默的青松,又像守卫的骑士,默默地侍立着。

    她将脸搁在双膝上,放心地让自己眯一会儿。

    不久后,温如水和裴织一起被人叫醒。

    “郡主,日出了。”

    “阿识,日出了。”

    裴织清醒得很快,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出现在海平而上的破晓的一道光芒,撕裂了黑幕,接着越来越多的云雾被堆染灿烂的色泽,预示着日出的到来。

    …………

    看完日出,天色渐渐地亮起。

    一群人去附近的芋海镇用早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太子失忆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太子失忆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