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枪响,在拉尔萨的城市中央响起,干净笔直的马路上,一个中年男人躺在血泊中,他的胸口开了一个洞,血水正汩汩涌出。

    开枪的是一个用黑布蒙面的男人,这男人抛下了一枚硬币之后,很快便消失在街角。

    枪响对于藏西之地的老百姓来说,早已经是司空惯见,谁这一辈子还不得听上几十次,撞上过几次当街枪击杀人。

    过了很久,才有人路过,看见尸体之后并没有惊慌,很淡定的拿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然后拿起手机,拨出了报警电话:“警察同志,市中心南路129号的开封菜门口,有一具尸体,麻烦过来收拾一下,再过一个小时大家都要出来吃早餐,影响食欲……

    我为啥这么关心早餐?因为这家开封菜就是我开的,影响我生意。

    死者有什么特点?胸前受伤,血流了一地,死的挺惨的……等等!”

    男人的脸色猛地一变,“警察同志,出……出大事了,死的是,是……”

    十分钟后。

    刺耳的警笛声,将还在睡梦中的人们惊醒,现场拉起了一圈警戒线,现场除了来了几十名警察,更有守护这一方安宁的顶级大领导前来。

    “身份已经确定了,死的是民众会的会长阚君庭,43岁,是今天早上出来晨跑的时候,被凶手从正面击毙,死因是心脏被穿透。”

    中年的男队长,身体笔直地站在领导面前汇报道。

    “阚君庭生前有什么仇家么?”领导声音低沉,藏着浓烈的悲伤。

    “报告局长,阚君庭是民众会的会长,他一直主张将藏西的主导权交到人民的手中,老百姓的生活应该更好,并且他抵触一切犯罪,积极地号召所有的老百姓,让大家团结起来对付不法分子。”

    队长说着,声音有些更咽,“阚君庭是一个英雄,在老百姓们的心目中威望很高。”

    “这么说,他有不计其数的敌人了。”局长继续面无表情,忍不住向尸体看了一眼。

    年过七十的局长坐进了车里,本来早就应该是退休的年纪,但他依旧坚持在岗位上,并不是他贪恋手中的权势,实际上藏西这个地方,高层的官员,尤其是涉及到治安安保的,给钱都没人愿意来当。

    这治安的一把手,少不了和各大势力发生摩擦,藏西之地的民风彪悍,不法分子穷凶极恶,这些人大都是‘你要敢动我,我杀你全家’的态度。

    局长回到了车里,他一言不发,但脸色沉重的早已经无以复加。

    “小刘,去给我买包烟吧。”

    “局长,还是老规矩么?”

    “去吧。”

    司机下了车后,车上只剩下局长一个人,终于,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悲伤如同一石激起的千层浪花,化作滚滚浊泪溢出眼眶。

    藏西藏家。

    所有人家中的要员聚集在议事厅,藏家的家主藏少锋坐在主座上端着茶杯,浅抿了一口茶之后,似乎因为味道不对,微微皱起了眉头。

    身旁的管家见状,马上微微躬身道:“老爷,是哪里不对么?”

    下方的众人,这会儿多是神情自若,彼此之间微笑着小声地招呼。

    啪!

    忽然,茶杯摔在了地上,吓了众人一个激灵,管家更是下意识地后退半步。

    所有人看向藏少锋,马上神情严肃。

    藏少锋目光扫过众人,语气冰冷的像是一把刀子,“阚君庭被杀,尸体旁有一枚我们藏家坊的硬币,我想知道是你们谁指使的!”

    众人沉默,彼此看了一眼,有的人还是刚听到阚君庭被杀,颇为惊讶。

    过了半分多钟,藏少锋的三哥臧少成站了出来,“家主,阚君庭被杀是一件好事,他一直主张者将主导权还给老百姓,他被杀我第一个高兴,你犯不着为了这么一个早就该死的人,摔了你那三十年的骨瓷茶杯,下一次你有不要的杯子,记得送给我,哈哈哈。”

    现场的氛围,因为臧少成的一句玩笑,开始变得轻松起来。

    大家伙小声议论起来,意思大致相同,就是这个阚君庭早就该死了,他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主掌各大家族把主导权让给那些老百姓。

    啪!

    藏少锋直接又抓起一个杯子摔在地上,这一次摔的格外狠,碎玻璃碴子迸在了臧少成地脚边,把这位比藏少锋大金十岁的老爷子吓的一怔。

    “阚君庭是该死,我也恨不得剐了他,可为什么一直都没有人出手,你们就没想过,杀死他意味着什么么?意味着我们藏家将成为藏西百姓心目中的众矢之的,阚君庭用他的手段赢得了老百姓们的信仰,现在这信仰被我们藏家给毁掉,会有为什么结果?”

    众人这时,脸色才猛地一变,开始有人喊道:“不是我们藏家干的,一定是某股实力故意陷害我们,西家……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超绝萌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林昆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昆并收藏超绝萌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