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鸾不作声地抬眸打量楚稷的神情,楚稷笑了下:“舞是不错。”

    皇后面露欣慰:“顾选侍是尽了心的。”

    楚稷颔首:“晋才人吧。又恰逢佳节,张俊,你一会儿备些赏送去葳蕤宫,讨个喜庆。”

    张俊应了声诺,满座皆向顾氏贺道:“恭喜顾才人。”

    顾才人喜不自胜,盈盈下拜谢恩,楚稷嗯了一声,目光落到顾鸾身上。

    他遥遥地指了下方才说话的闵才人:“朕若没记错,那是佳妃宫里的人?”

    众人一怔,一时间神色各异。刚得了赏的顾才人挑眉望过去,眼中微不可寻地涌出几许快意,略带着三分委屈道:“闵姐姐真是好厉害的一张嘴。妹妹从前住在纯熙宫时也与姐姐颇有走动,却不知姐姐这样会说话。”

    顾鸾薄唇微抿:“是,这是臣妾宫中的闵才人。”

    楚稷轻哂:“看着不爱说话,一张口道理倒说得清楚,也晋一例,封为美人。朕记得前几日刚有不错的苏绣衣料供进来,一会儿送去你宫里,你看着给她们分一分。”

    顾鸾听到一半就想笑。他分明就是在成心气人,偏能说得这样气定神闲。

    她于是也维持住了气定神闲的样子,起身一福:“谢皇上。”

    闵美人亦起身谢过了,朝顾鸾笑道:“那明日臣妾可要去找佳妃娘娘挑料子了。”

    “随着你挑。”顾鸾莞尔,“只一样,若有色泽粉嫩活泼的,你好歹给本宫留下一两匹来,咱们纯熙宫还有位漂漂亮亮的大公主呢。”

    b颖正走着神,突然听到有人说她,仰起头望向贤嫔,指指自己:“说我?”

    贤嫔扑哧一笑:“你佳母妃夸你好看。”

    “我好看!”大公主扬起笑容,很懂礼貌地从果盘里抓起几颗葡萄,跑过去放到顾鸾桌上,软绵绵道,“谢谢!”

    原正神色各异的众人无不被她逗笑,气氛随之又好了不少。接下来的宴席上也是一片喜气,只顾才人的神色有些黯淡,默不作声地坐着,一语不发。

    桌下,顾曦的手紧攥着帕子,长甲几乎要将帕子抠破。

    她费了这么多心力只想讨得圣心,皇上却连看都没多看她一眼,只随口给她晋了才人。

    而闵氏,不过说了几句话,且还是一捧一踩地刻薄她,竟也晋了一例。

    这不是打她的脸么?

    顾曦银牙紧咬,几欲把薄唇咬破,遥遥望着侧首与贤嫔小酌的佳妃,她眼里似要沁出血来。

    凭什么,佳妃凭什么!

    人人都说她与佳妃生得三分像,便可见佳妃生得再美,她也是不差的。今日一舞,她又拼尽了力气要显得比佳妃更多几分才情,可皇上仍是对她半分在意也无。

    佳妃究竟有什么好的!

    往后的近一个时辰,顾曦便深陷在这份不平里,品不下去佳肴也看不进歌舞。直至时辰晚了,她恍惚听到皇帝让众人告退,嘱咐好生歇息,又说自己要随处走走,唤佳妃同行。

    顾曦神思混乱地与众人一并施礼恭送,隐约听到皇后不甘心地询问:“今日闵美人与顾才人都刚晋封,皇上看……”

    皇帝却只说:“朕还有奏章要看,你们都早些歇息。”

    皇后讪讪闭口,一瞬里,顾曦禁不住地涌了泪。

    .

    离开宴席,顾鸾跟在楚稷身侧沿湖而行,一副恭敬的模样。待得走出一段,离宫宴的地方远了,她便凑近了几步,拉住了她的手。

    楚稷笑一声,将她的手反握住,望着她邀功似的问:“我今晚是不是表现很好!没多看她一眼!”

    “我有那么吓人吗?”顾鸾笑睇着他,“你不看就不看,还抬闵美人的脸色打她的脸……我可没让你这么干!”

    “哦,这个跟你无关。”楚稷嘴角轻扯,“我只是觉得她心眼太多,想让她有个数。还有皇后……”他叹息,摇头,“嫔妃勾心斗角也就算了。皇后是中宫嫡出,实不该参与其中。”

    顾鸾听言沉默下去。近来她虽在紫宸殿待的时间越来越长,却也能感觉得到皇后看她愈发不顺眼了。

    上一世皇后离世早,顾鸾没跟她打过交道却听说过她端庄大气的贤名,实在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跟她对上。

    其实,皇后何必去斗呢?她都看得出皇后并没有多喜欢楚稷。

    若换做是她,既然不喜欢,她大抵就懒得去争,担好皇后一职便是了。左右楚稷是个明君,再喜欢哪个宠妃也不会随意废后。她好好当着皇后,来日就算皇长子资质平庸未能承继大统,她身为众皇子的嫡母也仍是最名正言顺的太后,这是一条谁都瞧得见的康庄大道。

    可现如今,皇后偏放着康庄大道不走,处处为难别人也为难自己。诚然,她的种种作为终究可归为一句“在意夫君”,顾鸾也说不得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宫阙有韶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荔箫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荔箫并收藏宫阙有韶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