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桥和钱令肃,跟胥临打的如火如荼,而梁晓这边,也正热火朝天。

    “砰。”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音,梁晓宛如白玉的左拳,一拳砸在了一根白骨杖上,竟然将其砸出了丝丝裂纹。

    这个偷袭的邪修,不禁猛地瞪大了眼睛,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梁晓。

    梁晓身子一转,长锏猛地戳出,直接将这个偷袭的邪修防御洞穿,直直的朝着这个邪修脑袋戳去。

    在关键时刻,这个邪修衣袍之中猛地钻出来一条赤红小蛇,迎上了长锏。

    虽被长锏一锏陨灭,却给了那邪修反应闪避的机会。

    躲过梁晓这一击之后,这个邪修已经满头冷汗,若是他养的那只奇兽,只怕刚刚就已经神形俱灭了。

    梁晓长锏一转,将周围几十只围杀而来的怨灵打散,身子一动,便再次靠近这个邪修,举起长锏再次打去。

    这个邪修慌乱之下,连忙袖袍摆动,一条煞白的纤细手臂自他的腹部伸出,朝着梁晓的心脏抓去。

    竟是想要以进为退,逼迫梁晓收手。

    梁晓冷笑一声,余势未减,甚至还加重了几分。

    左手微微一动,捏掌成拳,直接和那条煞白的纤细手臂打在了一起。

    那纤细手臂刹那间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完全折断,而这邪修,也是被长锏打的支离破碎,神形俱灭。

    解决掉这个五塑境的邪修之后,梁晓扬起头来,伸出左臂,一把撑住了天空砸下来的骨印。

    这骨印寒气森森,恍若小山,被梁晓撑住之后,一条条森白的骨头爪子从上面伸出来,朝着梁晓全身各处抓了过来。

    “滚。”梁晓厉喝一声,左臂猛地一用力,直接将这个骨印甩歪,紧接着一锏抽了过去。

    “轰。”

    伴随着恐怖的巨响,这骨印直接被抽的出现一道恐怖的裂痕,紧接着直接分离成两半。

    梁晓目光转向那个用骨印偷袭的歇息,微微一眯眼睛,左手捏了个法印,一道紫雷便朝着那邪修劈了过去。

    这邪修不敢大意,连忙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盾牌,堪堪将其挡住。

    就在他抵抗这道法术的时候,梁晓已经趁机逼近身前,一锏朝着他的脑袋戳去。

    这个邪修下意识的便想用小盾牌法器来抵抗。

    却哪里扛得住?

    刹那间,直接被梁晓一锏戳破了盾牌,随后贯穿了脑袋。

    长锏微微抖动,这个邪修瞬间形神俱灭。

    梁晓微微抖动了一下满是血迹的衣袍,便转向下一个五塑境的邪修而去。

    他的目的很明确,先将这些五塑境邪修解决掉,再去料理那些四开境的。

    那些四开境邪修的攻击对他压根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性,没必要先去针对他们。

    看到梁晓如此轻易的斩杀掉一个有一个的五塑境邪修,瞬间,在场的邪修皆数被吓得心惊肉跳。

    很多邪修甚至萌生出来了逃跑的念头。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萌生出来,便被他们掐灭了,他们的胥临大人可还在战斗呢......更何况,那两个六成境的司魔监之人,一直都在压着他们的胥临大人打,抽出点余力对付他们,那完全绰绰有余,逃跑基本不可能。

    当然了,这两个原因,到底哪个才是根本,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了。

    站在远处观战的宋勇,看着仿若修罗的梁晓,不禁微微搓了搓手指:“他大爷的,好久没有被勾动的如此热血澎湃了,真想特娘的冲进去好好厮杀一番.....”

    “死来!”梁晓一把抓住一个邪修的脚踝,猛地抡着对方,一下子砸在了旁边一个袭来的骨锤之上。

    这人的防御法术已经被梁晓破开,如何能够和法器硬抗,瞬间直接神形俱灭。

    梁晓微微眯了眯眼睛,用袖袍抹了一把溅在脸上的血液,再次朝着下一个五塑境邪修冲去。

    其他的邪修,纷纷想阻挡梁晓,但是哪里阻挡的了?

    躲过一部分的邪术攻击,挥手打破几件法器,梁晓便已经杀到了这个邪修的面前。

    望着梁晓那张近在咫尺,满是血污的俊脸,这个一向杀人如麻,视人命如草芥的邪修,此时竟然忍不住心颤了一下、

    “你...你休想好过。”这个邪修咬牙切齿,狠狠地盯着梁晓。

    下一刻,在梁晓略微诧异的目光中,他竟持着一把匕首刨开了自己的胸膛。

    “你自尽我便不好过了?”梁晓眉梢微动,一锏朝着这个邪修脑门上砸去。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只见这个邪修全身竟然犹如陶瓷一般,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紧接着瞬间支离破碎。

    就在他支离破碎的一刹那,一道血光自他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从司魔监战无不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树上狐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上狐并收藏从司魔监战无不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