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韩望真扭头瞅了她一眼,脸一直红到了脖颈,“还不是为了···咳!诱·惑你!”

    “诱·惑我?我如今法力全失,你打扮成那妖孽的样子,是想吓死我吧!”她在他的脸上轻拍了一下,“再说了,今天的晚饭都还没吃,我哪有心情?”

    云深不是不知风情为何物,只是她觉得吃饱穿暖最重要,至于这些花里胡哨的风情,她吃饱了才会看一眼。

    “云深,”他看着她邪魅一笑,“你就把我当成今天的晚饭。”

    “······”

    “快下来!”他说着一把将人拖下了水。

    不讲理!

    她穿着厚厚的冬装,浸了水以后顿时变得鼓鼓囊囊,肿的像个馒头一样。

    韩望真看着她动弹不得的样子也有些尴尬,又讪讪地笑着道,“无妨,我帮你脱了。”

    “······”

    许久,几个小黄门远远望着温泉池子的方向,也不知是不是该去收拾和传饭了。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说话。

    洗心池那边灯火摇曳,衣物散落一地。

    两人筋疲力竭地斜倚在池中,又因为天气冷,谁也不愿意先起身去更衣。

    “云深,今夜咱们就宿在洗心池的宫室中,不必回倚风殿了。”韩望真搂着她,轻声道。

    “也好,反正我也走不动了。”云深叹了口气,斜睨了他一眼问道,“晚饭你准备了吗?我是真的饿了。”

    “怎么会不准备?”他低头笑了两声,“早就准备好了,咱们出去就能吃。”

    从池子里出来,两人都换上了干净的宽松袍服,由两个小黄门引着往寝宫去。

    “都说这洗心池能助人凝神静气,驱除疲惫,我怎么感觉洗完以后散架了似的,连脚都迈不动了?”云深的手攥在他手里,拉着他小声问道,生怕被一旁的小黄门听见了笑话。

    “你这是在埋怨为夫吗?”韩望真抿嘴一笑,便长臂一览将她横抱了起来,“算了,抱你。”

    “你肩上受过伤呢,快放我下来!”她惊得大喊一声。

    “无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他的臂弯仍然坚实,云深回想起多年前在谢府中,他抱着她回房的场景,不禁心里一甜,“商桐走的时候,说我以后要收敛一点,不能···总诱·惑你双·修,不然对你不好。”

    “别理他,他那是嫉妒你有人一起修炼。”韩望真低头瞥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傲慢的弧度。

    两个月后,宫中传出太子妃有孕的消息。

    因为是太子的第一个孩子,宫里极为重视,圣上和皇后也都亲自来看望了云深,又赏赐了一堆宝贝。

    深冬时节,雁京中一片白茫茫落雪。

    圣上的身体大不如前,公务几乎都落到了太子的肩上。

    这段时间谢枫不知道从哪里听到风吹草动,忽然收敛锋芒,还主动上书请求致仕。

    韩望真一看朝中事情实在太多,又决定挽留谢相,不想谢枫却好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更加执意辞官,不久就真的撂挑子不干了。

    韩望真本来想着大权独揽的感觉应该很好,结果却发现手脚并用也做不完事情,只好又提拔了两位丞相来接替谢枫。

    这日韩望真正在潜心殿中忙得焦头烂额。

    忽然一个小黄门跑进来通传,“太子殿下,西妃娘娘求见。”

    “请进来吧。”

    话音刚落,福子便领着一个身姿婀娜的美姬,一步三摇地走了进来。

    “西雅拜见太子殿下。”西妃款款行礼,望着座上之人美目微颤。

    许久不见,当年北境那位凶神恶煞的少年,居然变得如此俊朗沉稳。

    “西妃,找本王有何事?”

    自从西雅入宫,这八年来,韩望真都很少见到她,她如今倒是越发荣光焕发。

    “太子殿下,请屏退左右,西雅有要事相商。”西妃神情自然,红唇轻启。

    念着以往曾相互提携,韩望真便相信了她,“福子,你们都退下吧。”

    几个小黄门匆匆退了出去,轻轻将门带上。

    “说吧。”太子向后仰靠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看着她。

    “不知殿下可还记得当年许我之事?”西妃唇角微弯。

    “自然记得,若是你能讨得父皇欢心,本王便许你将来回归故国,并以车马钱帛相送。”韩望真眯眼看着眼前的西妃,略带警惕。

    这西妃神色妖娆,又颇会察言观色,与当年北境送来的那个不谙世事的公主,已经判若两人。

    “多谢殿下不忘西雅。”西妃说着,掩嘴轻笑一声,“只是···西雅如今不想再回西凉国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古琴重生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意堂主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堂主并收藏古琴重生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