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开往因塔的列车上,窗外的景色往后飞驰而过,只有远处大片大片的森林可以看的格外清楚。

    而在窗内的车厢里,不算太大的桌子上摆满各种枪械保养工具,剃了个监狱款大光头的季马正将一张白色的兔子皮切成腰带粗细的长条,认真的绑在那支狙击步枪的枪身各处。

    在桌子的对面,卫燃将毯子蒙在头上看似在呼呼大睡,实则在毯子下面,他的左手掌心时不时的便会出现一支修长的毛瑟刺刀,随后又像是变魔术一样,突兀的变成了一支使用大量钛合金零件的czp09手枪。

    直到再次把手中的武器变成那支古朴的牛皮本子,卫燃这才停止了尝试。这是他无意间发现的新玩法,原本,他看季马在保养枪支,便想着把自己的手枪拿出来显摆一下。可没想到被召唤出来的并非他以为的牛皮本子,而是直接出现的那支手枪!

    这可绝对算得上意外之喜,一番实验之下,卫燃发现,不管是在斯大林格勒得到的那支毛瑟刺刀,还是自己塞进漩涡的手枪,只要自己需要,竟然都可以直接出现在自己的手里。甚至当他拿走手枪,把来自卓娅的老徕卡重新放回漩涡,也同样可以做到!

    “这用来阴人也太方便了吧...”卫燃暗自嘀咕一句,随后打着哈欠掀开了毯子。

    “不睡了?”一直在忙活的季马头也不抬的问道。

    “不睡了”

    卫燃坐起身伸了个懒腰,一边用力搓了搓脸颊一边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到因塔?”

    “明天一早七点”

    季马停下手里的工作,看着卫燃详细解释道,“火车只在上因塔停靠,我们下车后还要往西走10公里才能抵达因塔,但是想找到尼古拉校长的东西,我们在抵达因塔之后,还要徒步至少20公里才行。”

    “徒步?!20公里?!”

    季马利索当然的点点头,“那地方车子根本开不过去,只能徒步,否则我们就不用带枪过来了。”

    说到这里,季马像是才刚刚想起来似的,转身打开登山包,从里面取出来一个长条形的迷彩帆布包递给了卫燃,“这是你的武器,最好在下车前熟悉一下。”

    接过这个脏兮兮的帆布卷,卫燃将其打开之后才发现,这里边竟然是一支又土又萌的toz106猎枪。

    “我和我的老师经常用这种枪打野鸭子。”

    卫燃说话的同时,已经熟练的取下弹匣,随后撑开折叠枪托,推动拉机柄检查了一番空空如也的枪膛。

    这支绝对算不上好看的猎枪虽然使用的是20号的霰弹,但却颇为奇葩的采用了“拉大栓”的旋转后拉枪机供弹。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支来自图拉工兵厂的奇葩武器虽然长的不好看,做工也糙的一塌糊涂,但因为足够便宜,而且方便携带,倒是颇受猎人的欢迎,甚至连阿列克塞教授都买了一把,平时没事儿就拿着去祸祸野鸭子。

    “既然用过我就不教你了,不过把那些弹匣都装满吧,另外用兔子皮把它包起来。”季马说话的同时,已经从屁股底下抽出了一张完整的兔子皮递给了对面的卫燃。

    “季马,你做这一行多久了?”卫燃接过兔子皮,一边用壁纸刀将其裁成长条一边好奇的问道。

    “你是说猎人?”

    季马见卫燃点头,这才继续说道,“从我九岁开始就跟着我爸爸在喀山周围的森林里打猎了,高中毕业之后,打猎就成了我的工作,只不过猎场从喀山变成了因塔而已。”

    “能不能教教我怎么做个猎人?”

    卫燃说话的同时,弯腰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一瓶杜松子递给了对方。当初尼古拉建议他跟着季马学学做个猎人,不管对方是随口说说还是有其他含义,他都不介意主动学点儿东西。

    “你想做个猎人?”

    季马看傻子似的打量着卫燃,想了想,接过前者递给自己的酒瓶子之后痛快的答应下来,“没问题!做猎人很简单的。”

    谈及了自己的专长领域,季马的话匣子也彻底打开,甚至连那张怎么看怎么不靠谱的小混混气质都烟消云散变得格外的认真。

    在两人的闲聊中,时间一点点儿的过去,窗外的天色越来越暗,桌子上的武器也换成了各种吃的喝的。

    在哐当哐当的火车上消磨掉了第二个晚上,卫燃也从季马嘴里蹦出的一个个狩猎经历里学到了些或许在接下来几天用得上的狩猎知识。

    第二天一大早,随着悠长的汽笛声响起,慢悠悠的列车也在簌簌的雪花中停靠在了上因塔站。

    随着车门打开,不多的乘客各自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蜂拥而下,瞬间便让被积雪覆盖的小车站热闹了起来。

    各自背着登山包的卫燃和季马两人随着人流离开火车站,后者熟门熟路的找到距离车站不远的一间杂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战地摄影师手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痞徒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痞徒并收藏战地摄影师手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