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边,周衍的确是来了这一所私人医院。

    他从小到大都被保护得很好,虽然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父母感情不合,但无论是周明沣,还是亲妈钟菲,都没有让他受过委屈,他始终是两人唯一的孩子。今天发生的这件事,他也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满不在乎,不过,他在乎的不是后妈会不会去告状,而是那个看起来也不比他大多少的人在医院究竟有没有事。

    一码事归一码事,那几个头头骚扰女同学是一回事,这个小弟因故出了车祸又是另外一回事。

    学校对这件事闭口不谈,他也实在打听不到什么,只能自己来一趟医院。

    来了医院,他去了护士台打听,“今天上午送来的,黄头发,大概一米七左右,很瘦。”

    这是他能想到的关于那个人的特征。

    护士也很热心,在电脑系统里翻找一通后,抬起头来,笑着对周衍说道:“他在本部六楼63床,骨折,情况不算特别严重。”

    周衍平静的面庞掠过一丝轻松。

    幸好,没什么事。

    “能帮我把这个果篮交给他吗?”周衍又问。

    护士面露纠结,“我马上要换班了,”她扭头看了一眼时钟,“现在还没过探视时间,你抓紧一点吧。”

    最后周衍还是进了电梯。

    护士一见他进去,立马拿起座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话。

    等电梯门一开,周衍大步迈了出来,提着果篮,有些犹豫的往病房那边走去。

    他想好了,就把果篮放在门口吧。

    只要人没事就行了。

    因为是自家孩子惹的事,几个家长自作主张,把人送到了一所私人医院的vip病房。

    这一层很安静,真正住院的病人并不是很多。

    周衍还没走到病房门口,便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几声肆无忌惮的笑声——

    “这钱还真是好赚,你们说,那几个家长打算拿多少钱堵住这件事?”

    “谁先动手谁理亏,是他们先动手的。而且这些家长估计都乐意拿钱解决,谁愿意跟我们天天扯皮拉筋,而且有监控视频,我们根本就没骚扰那女的,就是问个路而已,是她自己把人想太坏了。”

    周衍一听这话,停下了脚步。

    “都打听过了,别的人不说,就最开始动手那个,周衍,他家巨有钱,听说他爸为了他都捐赠了三栋教学楼,我估摸着,起码也得几十万吧,还是强子聪明,知道往车流跑,住院算什么啊,骨折算什么啊,这一车祸,只要咱们不松口,胆子大一点,要一百万问题都不大。”

    “真的啊,一百万,那我们能分到多少?”

    “我问过老大了,说是咱们办事有利,一人六位数不成问题。尤其是强子,这次挂了彩,肯定是最多的,大家都不要有意见啊。”

    他们笑着讨论着拿到钱以后该怎么花。

    六位数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是一笔巨款,光是想想都精神振奋。

    周衍面无表情,提着果篮的手微微攥起,手背上的青筋若隐若现。

    “我倒是希望那个周少爷再揍我一顿,这样我就可以跟他爸爸要更多的钱了,有钱不赚王八蛋啊,而且他爸爸这么有钱,本来就应该回报社会救济一下我们,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以周衍冲动的性格,的确是很想冲出去再狠狠地揍他们一顿,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并没有抬脚,而是神情漠然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按下了录音键。

    从医院出来,周衍抬起头看了一眼挂在天上的月亮。

    他做错了吗?

    脑子里一团乱,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坐在医院的台阶上,想了半天,拿出手机来,修长的手指在通讯录上“爸”这里停留了许久,继续往下翻,最后拨出了他妈的号码,那头一直没人接,就在他准备挂掉时,电话接通了,却传来了一道男声:“请稍等一下,钟菲正在洗澡。”

    周衍低头,扯了扯嘴角,将电话挂了。

    他突然觉得很没意思。

    *

    姜津津还在为了自己的赚钱大计难以入睡。

    除了喜欢谈恋爱以外,她穿书前还有一个奇怪的爱好,那就是喜欢存钱,并且有一定的强迫症,比如她的存款有八万的时候,她就一定要尽快存到十万凑个整数。时间长了,在身边的人都在提前透支信用卡额度还款时,年满二十六岁的姜津津已经在准备首付款了,她深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钱更靠谱。

    穿书过来,她觉得很有必要再加上一点,没有什么比抓在手里的钱更牢靠。

    现在她的生活,在外人看来是豪门太太,大别墅住着,出门豪车接送,生活上她完全可以做个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要多潇洒有多潇洒,可是……没钱啊没钱!二十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林绵绵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绵绵并收藏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