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会的前一天,周家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当然姜津津觉得,可能只有她这么想,因为来人是周衍的姨妈。

    穿过来一个多星期了,为了生存,姜津津将现阶段能摸清楚的事都打听到了,周衍的亲妈名叫钟菲,跟周明沣是大学同学,钟菲并没有兄弟姐妹,所以现在在周家拿捏着姿态,仿佛自己才是女主人的短发女人,并不是周衍的亲姨妈。

    “我堂姐虽然现在很少在国内,但我们钟家也不是没人。”钟佳姿态闲逸地坐在沙发上,对着站在姜津津身后不远处的阿姨熟稔吩咐:“王嫂,给我冲泡一杯美式,还是老口味,对了,家里应该还有我喜欢的布朗尼吧?”

    姜津津对此人的脸皮之厚,实在叹为观止。

    不过,还是不及她。

    姜津津也坐了下来,慵懒地抬手托腮,说着最矫揉造作的话:“布朗尼?现在家里没有了,我对巧克力过敏,让他们都扔了出去。”

    钟佳:“……”

    背景板王嫂:……太太您昨天还吃了几块,且怒赞西点师手艺一流。

    钟佳实在是气不顺,不过想到自己的身份,又隐忍下来,可是接下来话里话外都是在讽刺,“这样吗?可是阿衍很喜欢吃巧克力,说起来他小的时候我经常带他去吃,还以为他有了新妈妈以后,生活中会多出一个人关心他,没想到他现在在家里连巧克力都吃不上了。”

    “哦。”姜津津眼皮都没抬一下。

    钟佳现在心里对姜津津鄙视不已,果然是小地方来的,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不懂礼貌、毫无修养,而且还心胸狭窄,竟然连巧克力都容忍不了,她真不明白周明沣究竟是看上这女人哪一点了。

    钟佳自以为掩饰得很好,但姜津津看过整本小说,自然是知道钟佳一直以来都觊觎周明沣这位前姐夫。

    姜津津想起什么,捂着嘴笑个不停,一副很愉悦的模样。

    钟佳面露不悦:“你笑什么?”

    “我笑你这人啊,怎么心里只有不好的事。”姜津津啧了一声,既然对方要跟她自来熟,明里暗里的嘲讽她,那她自然不能怯场,要比对方更自来熟才行,“人的口味是会变的,其实不是周衍喜欢吃,我都没见他吃过诶,是你喜欢吃吧,可怎么办呢,你就算来这边跑得再勤,也不是天天都住在这里的人。”

    这意思就是说,哪有因为客人喜欢吃巧克力,所以即便主人家会过敏还得天天备着的道理吧?

    钟佳脸色隐隐发青。

    姜津津却还没说够,叹了一口气,一脸“虽然很为难但因为你喜欢我只好隐忍善良大方的迁就你吧”的表情唤来王嫂,“王嫂,既然客人想吃,就让西点师做一点吧,我没关系的。等下让王医生给我开一些抗过敏的药好了,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去医院输液,没关系的。”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王嫂虽然跟钟佳更熟,不过私心里还是更盼望以后能跟太太关系好一点。

    钟佳可不是周衍的亲姨妈,而且就算是亲的,也不是这家的女主人啊。

    王嫂立马说道:“好,我这就让人去准备,太太,您也要注意身体。”

    姜津津仿佛已经过敏生病一样虚弱地笑道:“没关系的,不能慢待了客人。”

    钟佳胸膛起伏,却还是忍了下来,“我也不是什么客人,这里我比你更熟,还记得姐姐姐夫刚买下这里的时候,我还在念大学,那时候经常在这里住,这里也有我的房间。”

    姜津津若有所思的点头。

    一阵沉默,钟佳以为自己终于掰回了一局,心情稍缓,却听到对面那个只有脸的草包说道:“你的房间,是哪一间啊?”

    不等钟佳回复,姜津津见管家进来,声音清脆地问:“杨叔,周衍他姨妈说这里有她的房间,是哪一间呀?”

    管家诧异的看了钟佳一眼,回道:“之前是客房,现在已经改成了您衣帽间的更衣室。”

    周家上下,包括周衍,都看得出来钟佳的心思。

    钟佳说的有她的房间,实在算得上是碰瓷了,因为那是一间客房,不止她一个人住过,不能她睡过几个晚上,就变成她的房间了吧?

    姜津津抱歉地笑,“不好意思啊,我都不知道,我之前还在想呢,怎么家里的衣帽间这么大,都不知道要买多少东西放才显得不那么空呀。”

    钟佳:“……”

    她终于被激怒了,在管家跟王嫂都离开后,她这才压低声音道:“你不要太得意了,姐夫只有阿衍一个儿子,阿衍今年都十六岁了,再过两年就成年了,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去公司为姐夫分忧解难。”

    退一万步说,姜津津就算成了周明沣的妻子又怎么样,周明沣可不缺儿子,而且她即便手段了得怀了孕,等那个孩子成年的时候,这个家以及周氏集团早就已经在周衍的控制之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林绵绵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绵绵并收藏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