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津津很擅长跟陌生人打交道,虽然她现在在监工,但没一会儿就跟仿瓷工人聊得热火朝天了。

    工人一边将墙壁磨平一边感慨道:“我爱人在当月嫂,比我要辛苦多了。”

    “听说月嫂工资很高?”姜津津问。

    她对这个目测有四五十岁的工人有种天然的好感。

    不为别的,就因为对方看起来诚恳又勤劳,谁都喜欢面对生活积极向上的人。

    工人笑:“还不错,但我们这些没学历的,想要拿到高一点的工资,那就更辛苦,不过我女儿以后应该要比我们都强,她去年高考,考上了这边的燕师范。”

    提起女儿,工人一脸骄傲的神情。

    姜津津哇了一声:“那是很好很好的大学,你女儿真厉害,学霸呀。”

    工人嘿嘿一笑:“女儿在这里,我跟我爱人也就过来了,到了这边才知道房价高,物价高,这也发愁呀,得多赚点钱不能拖了孩子后腿。多读书还是好,我想过了,只要我女儿愿意,她读硕读博我都要供!”

    姜津津坐在一边,闻言心里泛起感动。

    不过也因为跟工人的这一番聊天,令姜津津由此及彼,想到了自己。

    凡事见过她的人,都以为她是被家人呵护在手心的温室花朵。

    原主二十七岁已经无父无母,她虽然有爸爸妈妈,但实际情况也没有比原主好多少。

    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感情不和就和平离婚,财产分割他们也没有产生分歧,唯独一件事,他们谁都不想要她。

    爸爸受奶奶那边的影响,嘴上说着最喜欢她,但一直都想让妈妈再生个儿子。

    小时候奶奶问她,是想要弟弟还是妹妹,她说要妹妹,奶奶立马板着脸纠正还是弟弟好,因为弟弟会保护她,以后不会有人欺负她。

    爸爸在谈离婚时,已经悄悄地跟从前的初恋女友再次联系上,初恋女友不希望嫁过来就给人当后妈,爸爸耳根子软,又或者说,刻在他骨子里的基因便是自私凉薄,他不肯要她这个女儿。

    事实证明,至少大多数时候,妈妈好像都会比爸爸更靠谱,大概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即便她也不想要她这个拖油瓶,但最后还是带上了她。再后来,妈妈也重新组建了新的家庭,在她上高中时,爸爸跟那位阿姨生了个女儿,妈妈跟叔叔也生了个儿子。等上了大学后,她非常自觉、非常识趣,几乎不怎么回去了,临近暑假寒假,她要么沉迷恋爱,要么沉迷兼职赚钱,总是不会让自己闲着。

    非常好笑的是,过年时,她妈妈以为她去她爸那边过年了,她爸以为她在她妈那边过年。

    尽管父母从来没有短了她的生活费,不过从大一开始,她还是早早地就瞅准了商机,趁着感情处于空窗期的时候,她去报了美甲课程,那时候上课的人都没几个,待她学得一手还不错的手艺后,她在服装一条街里租了一个很小的摊位,开始了创业之旅。

    她的生意还不错,后来都有了固定的客户,光是靠着这些客户,她就已经不需要父母提供的生活费跟学费了。

    但她还是没让父母知道她的财政情况,他们给,她就拿着,十分心安理得。

    那几年的存款积攒令她可以奢侈一把,毕业时可以开自己的小店了,除此之外,她还找了正式的工作,在二十五岁这一年,终于存下了首付,买了套内六十平的小房子。

    现在想起来,姜津津还是后悔。

    多好的人生啊,就这样折在了别人准备的求婚路上。

    *

    下午五点,工人收工,明天继续。

    姜津津早就准备好了矿泉水还有周家西点师烤的小甜点,她递给工人,笑道:“今天真是辛苦了。”

    工人怕自己手脏,连着在衣服下摆擦了又擦、蹭了又蹭,这才接过来,乐呵呵说道:“老板你太客气了。”

    他跟很多老板打过交道,这个姜小姐算是很好相处的了。

    这水跟小甜点一看就很贵,虽然很渴,他也忍住了,想等下路过女儿学校的时候带给她。

    等目送着工人离开,姜津津关好玻璃门,这就准备往周家别墅走了,谁知道在路上竟然碰到了原主过去的熟人。

    “姜津津?”一个短发女人一脸惊喜的跑上前来,打着一把太阳伞,正值初夏,气温不算低,热气烤得人满脸通红,“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咦,你怎么在这?”

    虽然姜津津也不知道这是哪一号人物,但还是笑着回道:“来这边办点事。你呢?”

    “这附近不是一个森林风景区嘛,我跟男朋友来这里转转,渴死我了,怎么这里一家便利店都没有,好奇怪。”短发女人小声抱怨。

    姜津津想起包里还有一瓶矿泉水,便拿出来递给她。

    短发女人也不讲什么虚礼,赶紧拧开,一口气灌了大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林绵绵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绵绵并收藏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