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后,与羊城只有百里之遥的佛山。

    苏昭背着双手,慢悠悠的行走在大街上。

    在海上漂流了大半年,终于回到家中,得知父母亲人俱亡的消息,他心中百感交集。

    到苏父苏母坟前祭奠了一番之后,苏昭将几个老仆人安置妥当,离开了羊城,来到了佛山。

    街道上,人潮汹涌,声浪如雷。

    有东方人匆匆走过,有佩着长枪的欧罗巴士兵在巡逻,也有欧罗巴的教士当街宣扬教义。

    两旁店铺的伙计更是大声吆喝着买卖,一派热闹纷呈之象。

    走走停停间,苏昭突然眼神一凝,看向前方的街头一角。

    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昂藏大汉正在当街表演,他咬着一块破布,颈下顶着两杆红樱枪尖,表演着独门绝技金枪锁喉。

    大汉运功往下压去,胀得脸色通红,就见枪杆慢慢弯了下去,而他的喉咙却没有丝毫损伤。

    继而,枪杆弯成满月,承受不住压力,崩成了两截。

    苏昭看到,大汉的脚下已经有几截断掉的枪杆,显然已经表演了许久。

    但街上路过的行人对此,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趣,围观者甚寥。

    就更不要说什么赏钱了。

    大汉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和心酸,暗暗叹了一口气,低下身去,收拾家伙,准备离开这里。

    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不过,这很正常。

    如今这世道,西洋各国的洋枪巨炮轰开了东方帝国的大门,天下混乱,民不聊生,普通百姓连自己都吃不饱饭,哪来的闲钱去看表演呢?

    “叮咚!”

    一枚龙洋丢在地上,正好落在大汉的身前,发出清脆的声响。

    大汉连忙捡起龙洋,放在嘴里咬了咬,便飞快的揣进兜里。

    他抬起头来,见对面是一位富家少爷,连忙感谢:“谢少爷赏,谢少爷赏!”

    出手就是一枚龙洋,可不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么?

    要知道,这枚龙洋足够他大半个月的开销了。

    “看你也有几分本事,本少爷身边正缺一个护卫,你意下如何?”

    咻地一声,苏昭打开折扇,扇了两下,慢条斯理的说道。

    整个人活脱脱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

    不知是不是巧合,在他来到佛山的第一天,就在大街上碰到了原著中的悲剧人物,山东铁布衫严振东。

    此人是北方武林有名的高手,精通铁布衫功夫,练得刀枪不入,可惜还是不能抵挡洋人的洋枪。

    山东失陷之后,此人流浪到了南粤省,以卖艺为生,可谓惨的一批。

    然而,更惨的还在后面。

    此人一心想在佛山打出一片天地,但不为南粤武林所接纳。

    后来,为了个人名利,也是为了生存,被宵小利用。

    苏昭记得,在原著中,严振东和黄飞鸿打过两场,凭借高深的铁布衫功夫,曾一度和黄飞鸿打的难分难解,算得上是武功高强。

    后来,此人身中数枪,临死前才幡然醒悟。

    可悲可叹!

    此时碰见了,回想起他那悲惨的一生,苏昭心念一动,想要搭上一把手,救他一救。

    “抱歉,这位少爷,小的就是个粗人,平时粗手粗脚惯了,怕是不能服侍少爷!”

    听了苏昭的话,蹲在地上的大汉,也就是严振东思索了一会儿后,面露难色的婉拒了。

    “噢?也罢,本少爷不强人所难,日后有什么难处,可以随时来找本少爷!”

    苏昭挑了挑眉,轻轻一笑道。

    “不能触发任务,看来老严这等小配角还入不得金手指的眼啦…”

    既然老严不识抬举,苏昭也不强求,他摇着折扇大步走远。

    穿过一座牌坊,苏昭见前方有一座酒楼,牌匾上写的是大同酒家。

    他摸了摸肚子,还真有点饿了。

    不由得脚步一顿,向酒楼走了进去。

    “哟,这位爷快楼上请!”

    见苏昭进门,酒楼的伙计双眼一亮,连忙点头哈腰迎了上去。

    毕竟,在这年头,剪了长辨身穿洋装的,一个个都非富即贵。

    “嗯,你们这儿有没有雅间?”

    苏昭四下打量着一楼的情况,却见人山人海,可见酒楼生意很好。

    “爷,不好意思啊,雅间已经满了,楼上的雅座还有位置,请爷海涵屈尊!”

    那伙计怔了怔,面露歉意的说道。

    “也罢,头前带路!”

    苏昭将折扇一收,在掌心上一拍,点头同意了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诸天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色杯奶茶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色杯奶茶并收藏诸天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