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两枚子弹袭来。

    “啪!”碎石划过他的脸颊,划出一道轻微的伤口。

    陈汉闪进一个小巷转角,捂着手臂,脸色惨白心中暗恨:“我这辈子没干过什么犯法的事,更没杀过人。”

    “现在两个狗汉奸还要逮着我杀!”陈汉双目闪过一缕凶光:“反正老子也没活路了!”

    抄起地上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他藏在拐角,心头发狠道:“狗汉奸!我跟你们拼了!”

    “哒哒哒。”这时雪地里两名特务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陈汉屏息凝神,静静等待时机。

    “啪!”他猛然间一个转身甩手,扬起石头,石头直直便砸中一名特务面门。

    啪的一声,马睿的五官爆开,炸出一团鲜血,一声不吭地就栽入厚实的雪地当中。

    “哎哟我去!”跟在身后的冯恩往后一缩,吓一大跳,嘴中爆出一句关东名句。

    他怎么也没想到刚刚还惊慌失措、狼狈逃窜的共谍,转身就敢拿起石头拼命…

    这转变也太大了?

    看共谍文文弱弱的样子,不像是匪军成员啊?难道是伪装成情报人员的共匪军人?

    殊不知,改变的不是陈汉,而是这个世道。这个世道已经把百姓民众们逼到绝境,人人都将学会拼命!人人都将选择反抗!

    冯恩大惊之余,举起手枪就瞄准面前的陈汉,毕竟是受过射击训练的职业特务,该有的应急反应还会有,现在两人距离不足三米,直线射击几乎一枪必中!

    陈汉把心一横,举着石头继续往上冲。

    “死就死吧!干你丫的!”

    长期不眠症已令他精神压力极大,早已濒临崩溃的边缘,发起来疯来谁都不怕。

    现在,天降系统,寿命为0,好家伙。

    那有什么不敢干的?别说发疯杀人,迎着枪口都敢冲锋!

    一是因为他要挣命,二是因为他已经开始接受死亡。

    “咔咔!”恶劣寒冷的天气下,冯恩的王八盖子却突然卡壳。

    “啪!”这时陈汉手中的板砖抢先砸中冯恩脑袋。

    “啊!”冯恩捂住暴血的额头,脚下连连后退,口中发出一记惨叫。

    陈汉不再留手,宛如发疯一般,抓起冯恩的头发。

    “嗙!嗙!嗙!”板砖狠狠拍下,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灌注全身力气!

    只见他右手提着脑袋,左手挥动石砖,连续十几下凶猛敲击,顿时就把冯恩脑袋打得血肉模糊,一个个碗大的血疤异常骇人。

    而冯恩则在十几次的敲击中给打到死得不能再死。最早他还惨叫几声,想要反抗,而几次的敲击后早已没了声音,渐渐的没了力气。

    陈汉一把甩开冯恩的脑袋,他整个便像断了线的木偶般,啪嗒一声,直接栽倒在冰冷的雪地里。

    陈汉再抓着板砖蹲下身体,对准最先打倒的那名特务。

    晕厥在地上的马睿,朝着后颈狠狠一砸,咔嚓,一记骨裂声响起。这名特务死在冰冷的雪地中,走的很安详。

    “叮!体验官成功收集到一块“钢”!

    这在两小时后的关东旅社。

    “40年前,我扛着大刀跟王立言参加排洋运动,37年前,我顶着一排排的炮火带兄弟冲向八国联军……”

    “那时我是义和团的大刀王五,我参加义和团的廊坊鏖战!那时我以为排洋能救中国!”

    “30年前,我儿子加入洪门,报名黄花岗起义。”

    “当时他第一个冲进总督府,哒哒哒,死在清军的机枪口下。”

    “那时他以为共和能救中国。”

    一个老人正用最平静的语气,讲述一个最惨烈的故事。

    “20年前,北洋战争,今年的卢沟桥事变……我的二儿子,小儿子,全死光了!”

    陈汉倾听陷入沉默。

    “所以,这个世道就要够狠!”

    “你今天狠了,你就活下来了!”

    “而你,很快就会适应这个世道!”

    老乞丐拿起温热的大饼,卷上两根大葱。

    陈汉突然明白为什么革命者们如此坚定,为什么人民群众似汪洋大海,无论怎么样打压都打不绝!

    因为“信念”都是被逼出来!

    当你家人、朋友、爱人一个个死在狗日的敌人、残酷的世道之下,你的信仰一样会无比坚定,一样愿意将生命化作燃料,追寻人间真理,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也不会屈服半分。

    因为失去家人、爱人、朋友的疼痛,比肌肤之痛惨烈万倍,因为你誓要改变这个世界!因为你别无选择!

    此刻,杀过两个人,听完一段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首席人生体验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萌俊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俊并收藏首席人生体验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