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鹅毛飘进窗口。

    他还是他。

    他又来了qqq

    没有成为电影世界里的一个角色。

    即将上演一段自己的故事!

    ......

    《康德新闻》报社。

    员工宿舍。

    窗外冰天雪地,孤儿、乞丐卷缩在角落,冻成棍的尸体半个月都不会腐烂。

    几片雪白鹅毛飘进窗户,绘成一幅任务栏,一股信息自动冲入他的脑海。

    他的身份有些改变。

    一个月前,“陈子荣”成功入职康德新闻,成为康德新闻报社的一名新闻编辑,真实身份则是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派遣进入哈尔滨搜捕国党情报机构的一名特务人员,代号:猎狗。

    暂时处于静默状态,等待上级联系。

    ......

    “哒哒哒。”

    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陈汉检查完身上的储物空间,发现带来的药品、书籍、资料、相机、手表等物品都在。

    其中索尼数码相机“修改”成一台老式胶片机,药品等物品给抹去包装、书籍被抹掉出版社、出版时间、且变成右起排版、繁体、线装,手机则直接被冻结无法取出、现金也变成印着孔子头像的伪满洲圆。

    唯独二手市场淘来的老式机械表没有太大改变,另外两把上次缴获的王八盒子,一样静静躺在储物空间,目前只剩三发子弹了。

    陈汉扭过脑袋问道:“哪儿位?”

    “子荣,是我啊,你的铁杆儿哥们,绍华。”

    此刻邓绍华正满脸郁闷的站在门口。

    怎么一起看海报,一起逛茶馆的好兄弟,突然不认识自己了?

    这不行啊!

    陈汉翻找下脑海里的信息,当即想起这个名字。

    邓绍华是比自己早两个月加入《德康报社》,同一个编辑组的同事。

    两个人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一起吃饭,上班,做事,结下不错的友谊。

    嗯

    绝对没有去茶馆看艳曲!

    “邓绍华啊?”

    他打开房门面前站着一位身材矮小,长相灵动,戴着小皮帽,穿着黑色皮夹克的小个子。

    小个子仅仅到他下巴,看起来很面善,性格也很温和。

    是一个不错的朋友。

    “你找我做什么?”陈汉打了声招呼问道。

    “什么做什么?”邓绍华却很不解。

    他抬起手腕,指指手表道:“龟儿子,上班啦。”

    “哈哈,你等我收拾下东西。”陈汉轻笑两声,要不是邓绍华提醒,他还真会忘记自己要上班的事儿。

    只见,他回到房间里,走到床头前,拿着床上的一条长巾,娴熟的卷到脖子上,匆匆裹了两层,转身便提着一个公文包走出房间。

    邓绍华看他的动作无异,是出门的惯例,心头放下疑惑。

    两人走下宿舍楼,一人推起一辆黑色单车,踩着单车踏雪而行,很快就来到《康德新闻》的报社办公楼。

    雪地里,一行行的车辙子印留下。

    两旁路人投来羡慕的眼神。这眼神看他们就跟后世路人看保时捷一样,不过仔细说来,现在能有一辆单车当作通勤工具,确实是很件有排面的事。不比后世开保时捷上班差多少。

    至于轿车?现在开轿车的人,那何止是排面!那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毕竟,战争年代一切资源围绕战争运转,军队里飞机、卡车、大炮、样样都有,民间却陷入一个资源匮乏的局面,生活水平不禁没有随科技进步,反而随着战争大幅下降,能够用上汽油那可不一般。

    只不过,飞机、卡车、大炮那都是皇军/洋大人的军队,咱们国军也就几是个德械师充充排面,红军还在苟着呢。革命先辈还在熬着苦哈哈的日子。

    “啪嗒。”

    陈汉替起脚撑架,两辆自行车停在车棚里,车棚上覆盖着厚厚的雪花,一长列的脚踏车停在楼下。

    “刚刚那个妹儿好看吗?”

    邓绍华搓着手问道。

    “哪个?”

    陈汉双手互相插进兜里。

    “就直勾勾看着你的那个......”

    “不好意思,路上看我的妹儿太多,刚刚没注意到。”陈汉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两人结伴走进报社大楼。

    “瞧把你嘚瑟的。”邓绍华啧啧两声。

    两人刚刚坐在桌椅前,一个留着八子湖,穿着灰色衫,脸颊尖瘦的男人便将一份文稿丢下:“陈子荣,今天你临时抽调去审编组帮忙。”

    “黄组长那边有点事。“

    ”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首席人生体验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萌俊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俊并收藏首席人生体验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