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陈汉拿着高压冲水枪,按下扳扣,一道激流瞬间冲出枪口。

    “哗啦啦。”水流冲击着宝马车上的泡沫。

    包裹着污垢的泡沫流下,风尘仆仆的宝马车焕然一新。

    隔天,中午,f8洗车场,一家落座在湾仔加油站旁的洗车店。

    昨晚他还是酒吧的清洁服务员,今天便穿着红白色夹克工作服化身洗车小弟。

    现在,陈汉从何巨峰嘴里打听清楚全部背景状况。

    首先,他的“父母”在02年一场流感死亡,家里有一个细妹,两个人相依为命多年,细妹患“神经生理异常性语言障碍”,通俗来讲就是口吃。

    但是,这种口吃可以用特效药和手术治疗,再辅以心理、康复性治疗却有治愈的希望。

    一个疗程大概二十万港币,需要一两年的长期治疗,总计上百万医药费才能治愈。

    只是,这种“病”往往不被人看作是病,再加上花费众多,普通市民阶级根本没人会去治疗。

    不过,当陈汉得知“细妹”因此变得非常的自卑,常常被人欺负,乃至有社交障碍时…便打算帮细妹治好这个病。

    一,本来细妹应该是读书的年纪,现在却由于在学校里常被同学欺负、嘲笑,早早辍学出来打工。

    虽然家里有父母留下的一间小单位居住,但却是名副其实的贫困阶级,看病是别指望了。两兄妹勉强的糊口度日,他学费都是靠街坊福利会凑的。

    二,如果,每趟人生之旅仅仅是完成客户的任务,那么岂不是太枯燥无味?

    如果,每趟人生之旅都能做点真正有意义的改变…

    那么会不会更加精彩一点?

    要知道,港岛看病是出了名的贵,特别是这种冷门病,再加之两人的经济情况,想找银行办医疗贷款都很难。

    他不帮细妹就真没人帮了。

    他不是大发善心,而是看不过去一个少女出门在外连话都不敢说…细妹的语言障碍非常严重!若非必要,她在屋头外绝不说话的,可实际上细妹却是个乐天派的小话痨。

    他希望能够帮细妹拣回自信、尊严、青春的快乐。

    让细妹过和别人一样!

    陈汉觉得人生体验官是一个职位。

    而不是一个工具人。

    应该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陈汉今天便来到洗车店和细妹一起打工,无它,只是因为洗车店员工的薪水比酒吧服务员高。

    虽然,工作强度要比酒吧服务员大,但是想想平时细妹白天在洗车店打工,晚上就在家里接手工零活赚钱,他凭什么不努力?

    两人都是港岛最低层的角色身份,哪儿有什么医生、律师、警察能当?乖乖打工赚辛苦钱吧!不过,陈汉一方面已经在搜罗创业赚钱的点子,另一方面他也准备开始寻找“玫瑰”了。

    ……

    “细妹,我给你约了一家私人医院,明天带你去看医生。”这时陈汉擦着车说道。

    他带来的十九万港币根本不够治疗妹妹的病,不过还是要提前约个医生看看,反正问诊费就几千,剩下的钱还够创业赚钱。一边治着一边赚钱,满打满算应该不差这点。反正他创业的点子都想好了。

    细妹陈怡拎着水桶来到旁边,拧干一块洗车布,同他擦拭起车头…

    “大大大大哥,我没病病病病,看什么医医医生?”

    陈怡满脸抗拒的说道。

    “最近大哥发了一笔小财,带你去看看。”陈汉笑着用手指指喉咙。

    陈怡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她觉得大哥赚钱到不如留着娶老婆,给自己去看病就是浪费钱!

    陈汉却满口笃定的道:“明天下午和老板请个假!”

    “我带你去。”

    “滋啦。”这时一辆银色超跑轰着油门冲进洗车场,故意一个急刹冲到陈汉面前,轮胎溅起一股污水。

    陈汉挡在细妹身前,浑身被污水浇了头,样子狼狈的盯着超跑。

    太子哥拉起跑车的蝴蝶门,迈步下车夸张的摊开手道:“哇!谁被淋成了落汤鸡啊?”

    “啧啧啧,我可不是故意的啊,洗车仔。”

    “你找麻烦吗!”陈汉死死盯着“老熟人”。

    洗车场老板走出休息室,其它员工也都看向他们,太子哥却不慌不忙的掏出一张千元港币,抬手递给老板道:“洗车啊老板!”

    老板表情犹豫的收下钱,扭头看向陈汉、细妹。

    “行!”老板出声说道。

    “让那个洗车仔来,我觉得他洗的很棒。”太子哥指着陈汉说道:“洗干净我给你小费,洗不干净?”

    “我打断你的腿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首席人生体验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萌俊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俊并收藏首席人生体验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