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中夏本就是个修炼狂人,自从练气观想体系成为炎夏唯一修行正道之后,除了自身修炼,他更有了一种使命感,这二十多年来,他将几乎全部的精力和时间都倾注在了修行和修行第五境的思考上。

    和所有同道之人的交流,也基本都在这两方面。

    要么印证切磋彼此的修行,要么探讨前路。

    李未晞虽然和金允儿私交甚好,不是姐妹胜似姐妹,可他与李未晞却没有任何私交,除了修行相关,两人之间也从没其他话题可聊。

    所以,他从不知道李未晞提出中介物理论,开创精神观想法也是受了藏书阁中一张便签的启发。

    但在一次与阵法系的天才合作时,他曾无意中了解到,促使阵法系发生重大转变的一次事件,乃是赵世年因典藏阁一张便签的指引和其他阵法系精英去了八阵图古迹,那次发现不仅促使阵法系发生重大转变,还直接催生出了天机系。

    这和他得到的便签完全不同,他那便签中不仅有关于重构修行体系的思考,更有一篇引导炼化灵气的《五禽导引术》,这也是第一篇完整的炼化灵气的法门。

    虽然都是出自典藏阁的便签,但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相似处,他也没有联系到一起。

    再加上在典藏阁藏书中埋些“惊喜”本就是六一学院的传统项目,限于时代和世界限制,也可能是本身力有不逮,很多学长总会把一些奇妙但却没有得到实证的奇思妙想藏在典藏阁某本典籍中,要么是便签,要么在文字的夹缝中作为备注。

    所以,他虽了解到了这么一件事,但也没有大惊小怪,再加上他的心思大半都在修行第五境的构建上,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可金允儿一句无心之言,却将一些本来就萦绕在潜意识中,但始终未被他本人挖掘出来的一块拼图补上了关键的一环。

    自己在典藏阁一本藏书中得到重要启发,直接催生出开辟气海丹田,炼化灵气的修行道路,符文系也因此诞生;

    赵世年在典藏阁一本藏书中得到重要启发,促使阵法系做出重大转变,直接催生出天机系,其他院系都受到正面影响;

    李未晞在典藏阁一本藏书中得到重要启发,提出中介物理论,开创紫府观想法,然后与自己的练气法合一,成为完整的练气观想法,新体系的根基由此完备!

    灵气诞生至今将近三十年,对六一学院,乃至炎夏修行界最重要的几个变化,源头都在六一学院典藏阁,还都是源于便签!

    若都是意外,那这样的概率有多大?

    然后,前几天,他又在典藏阁得到了一次关键的、“意外”的顿悟,思维跳出原有的束缚,以一种全局的视野看到了天道和人道,让练气观想体系有了真正的根基。

    若他还认为这是个意外,那他就该怀疑自己的智商了。

    然后,这天早上,准备去上班的姜不苦看到了他们仨。

    一个小年轻,一个小仙女,一个糟老头。

    他们全部束手恭敬的站在山脚下最后一梯台阶边,眼巴巴的看着他,神色复杂。

    姜不苦看到他们,还佯做不解,往身后山道回看,似乎在找寻他们等候的目标。

    仨人见此,更是满脸的一言难尽。

    赵世年率先打破沉默道:

    “姜师,我以前只知道您喜好游历,从未深想从一百多年前天变开始就保持的这个习惯,您能见证多少天地变迁、人世转移,现在想来,这一百多年来,世间的奇事逸闻,那些消失在历史中的种种过往痕迹,世间真没几个比您更了解的吧?想来八阵图古迹的奇异也是您某次游历探访所得。”

    说到这里,他一脸的奇怪神色:“姜师您若想指点我们深入研究,直接告诉我也行啊,用那么隐晦的法子……直到现在家里那几个小的都说我冤枉了他们,没有去偷钥匙,怪我打错了人。”

    一直保持笑而不语形象的姜不苦脸色微微有些僵,感觉自己“吉祥物”“老好人”的人设已经崩塌,正在向“老不修”转变。

    其他事他都可以含混过去,可栽赃嫁祸一群小屁孩,给他们童年造成浓重阴影,这事实在是有些……哈哈哈。

    而陈中夏、李未晞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他神色的任何变化他们都看在眼里,被赵世年这么一诈,还有什么不明白,他们甚至都不再多说什么,就是这么看着他。

    姜不苦仰天打了个哈哈:

    “哎,不要往心里去嘛,而且,那也不是我一人所得,只是在典藏阁呆得久了,自然就见得多了,典藏阁的功法隔十几年就会有次大变样,功法落伍了,可有些理念并不落伍,可我实在不忍见它们就这样被埋没……哈哈哈,好了好了,就算我小小捉弄了一下你们,可也与你们无损,就别往心里去了。

    还有啊,这事你们心里直到就行,可别到处去宣扬啊,我老人家还想多过点清静日子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从全球穿越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过电过敏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过电过敏并收藏从全球穿越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