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巨大的视界弹窗从他的义眼中射出,悬空而立,弹窗名:乘风聊天群,群主柳乘风,群员有红母和后门道长。

    而所谓聊天局限于数字流写入的文字交流。

    乘风:月亮当空照,黑暗对我笑,都醒醒,别睡了,起来嗨。

    红母:……

    后门:阁下何故如此惆怅?

    乘风:有位绝世大美人给我布置了一个家庭作业,让我看住她的小宠物,可那小宠物却央求我骑它,我宁死不从,它一气之下就跑出去了。

    红母:爸,它可不是什么小宠物,而是一尊数码仙兽。

    后门:仙兽?可有我吊?

    乘风:你为什么不早说?

    红母:你也没问。

    后门:何为数码仙兽?

    乘风:同上。

    红母:那我简简单单说下,数码仙兽实际上是数字空间里的代码生命,但与一般的数字ai和人工智能不同,组构数码仙兽的数字代码还依赖于力学上的浮心流控技术、凝聚态物理学的光粒晶胞点阵技术和量子力学的动量表象技术…

    红母:总之,这需要一个极其复杂的源代码聚变转码反应,然后才能孵化出一个数码仙兽,而数码仙兽可以在数字层面修行赛博修真之法。

    乘风:阿巴阿巴……(这是他在视界弹窗上打出的文字)

    后门:言之有理。

    乘风:……(心道:装什么比,就你也配践踏我的智商?)

    红母:其实很早以前的赛博修真界是没有数码仙兽的,传言数码仙兽是一个脑域没有哲学锁的人类首先创造的,而且他还在数字空间里重开水火,创造了一个叫赛博山海经的数字世界,赛博山海经里拥有数之不尽的数码仙兽。

    乘风:咦,我好像做过这个梦。

    后门:贫道好像也曾有过此等天道感悟。

    乘风:……(心道:又抢老子风头。)

    乘风: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红母:我的妈妈为我设计了一整套针对数码仙兽的下降之法,所以也为我写入了数码仙兽的基本资料。

    乘风:你妈妈…牛比…

    红母:但她还是比不过爸。

    乘风:你说了半天,还没说数码仙兽是怎么从数字空间里出来的。

    红母:办法有很多,比如可以将数码仙兽当成数字ai直接下载下来,或者利用赛博机械师的锻打工艺为它打造一套可屏蔽数字空间的赛博重装;甚至有修真大能可以将数码仙兽从数字空间里流放出来。

    乘风:那你觉得这央求我骑它的小畜生属于哪种。

    红母:它披着的九尾兽形义体应该属于某种高科技凝结的赛博重装,可是它程序混乱,好像遭受了异常信号的入侵,所以我也说不准它属于哪种。

    乘风:那我明白了,后门道长,有劳你进这牌坊群里跑一趟。

    后门:为何是贫道?

    乘风:你不是信奉死道友不死贫道嘛,这事儿,你最适合,有利于你的修行。

    后门:……

    柳乘风老僧坐禅式入定,从他的下身流淌出一滩形如液体的暗红色数字流,攀附着地面上的青黑钢铁,向排排林立的牌坊群深处滑去。

    乘风:记得与我的灵童联机,时时将看到的一切都反馈给我。

    后门:真是聒噪。

    乘风:这是为你的安全需要。

    后门:算你还有点良心。

    柳乘风眼前的乘风聊天群立刻分成两个全息屏幕,左边依然是乘风聊天群,右边则是由无数数码点组构的数码画面,每一厘米的像素框内竟然有高达上万数量的数码点。

    这些数码点将后门道长看到的一切都清晰地印在上面,而且是全景式动图。

    此时夜黑风高,万籁俱寂,柳乘风有种看生活动作片的感受,真是过瘾。

    只是那数码画面幽幽转转,忽左忽右,根本做不到定焦锁定。

    柳乘风立刻在交流窗口写入自己想说的话:道长,你能不能走直线?

    后门:这些牌坊很古怪,我只要靠的太近,它们就会销蚀我的修为,所以我只能绕开它们,你凑合着看吧。

    红母:爸,这些牌坊应该是用磁导率很高的材料打造的,比如硅钢、坡莫合金、铁镍合金…可以对后门道长携带的数字磁场造成减弱或销蚀的效果。

    柳乘风却有不同的意见,毕竟他最清楚后门道长算什么东西,一列成了精的数字流,一串代码病毒,借助本主的赛博真元才能显形于物质世界,能产生的数字磁场微乎其微。

    所以,得讲科学,科学才是硬道理。

    “光是依靠材料属性减弱或销蚀数字磁场,有可能,但衰减电信号却是另外一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赛博修真3077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能起飞的板砖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能起飞的板砖并收藏赛博修真3077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