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宝贝儿子的身影,转过院门处的影壁后不见,何必达连连点头称赞:“好孩子!真懂事了!”

    “在家里连笤帚都不拿,去到赵家能干什么?那里都是沙子、石头!”曾翠花说着,又还心疼起儿子来。

    何必达牙关紧咬:“舍不得孩子,套不着,嗯,你懂了就行了。”

    曾翠花呆愣一会儿,转去炕上眯瞪睡觉了。

    走在村路上,何正的心情并非安定。接连在骚扰赵玥时遇到了异常情况,的确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面积。

    可他毕竟读了几年书,对于过于迷信的说法,肯定是不相信,或者说大半不会相信。

    即便如此,这几个月以来,他还是不敢再骚扰小玥玥了。因为,那些淋在头上的鸟粪,以及当众摔了个狗吃屎,他心灵里的确受到了一万点以上的伤害,可能还不止。

    这份当着赵玥在场的难堪事,使得何正暂时老实了下来。

    他本已不敢再去骚扰赵玥,改去骚扰其他人,或者就去骚扰长相一般,但是胆子却更小的李莉。

    可今天父母的谈话,被他听了个真真的。

    哎哟喂,还能娶赵玥?那就不必鬼鬼祟祟、猥猥琐琐的了!索性就光明正大地,反正有父母在背后撑腰!

    还会遇到奇异景象吗?

    何正的心里,难免有些打鼓。他又想着父亲何必达小队长常说的:“当官的不打上门送礼的”。

    这话肯定没错!我去给赵家帮忙干活儿还不行吗?别的村民也去啊!

    主意打定,他不断鼓舞着自己,向村外的沙场走去。

    远远地,何正已经听到了永乐坳里的鸡鸣犬吠之声。

    有狗!何正的心里再次紧张,脚下的步伐也显得很是犹豫。

    “干什么去!”一声断喝传来,吓得他几乎坐个屁墩儿。抬头看去,他见到赵家老四赵德,正站在半山坡上,盯着自己。

    不纳闷也不行。原本村子里的人都笑话赵德长得丑,个子又还矮。

    嗬!就像被春雨浇透了的麦苗,这几个月,随着赵家各种事业的成功,伙食的改善,这个赵德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眼见着长得顺眼了,个子也窜高了,似乎脑筋也机灵了!

    赵家真好啊!何正心里连连赞叹。

    赵德见何正发呆,就再次呵斥:“没事儿离这里远点儿!改造荒山,防火防盗!”

    何正稳定心神,面对赵德的接连呵斥毫不在意:“四哥,我们老师留了暑假作业,”

    “别问我,没时间回答!”赵德很不喜欢小队长何必达,爱屋及乌,对于何必达家人,也都嗤之以鼻。

    “是劳动作业!”何正解释着说,“我想为你家义务劳动,回去写作文用。”何正陪着笑脸,带着央求的语气说。

    赵德稍有犹豫,赵玥已经从旁边跑来,大声说:“离我们家远点儿!根本就不想见到你!”

    当即闹个大红脸,何正还想咬牙解释几句。

    生性耿直的赵德,本来就不喜欢包括何正在内的何家所有人。此时见到心爱的妹妹脸上也是怒容,他就立刻再次下达最严厉的逐客令:“赶紧走!我们正在忙乎着。要是几条狗窜出来咬人,我们可看不过来!”

    何正还想再说什么,但见赵家这两兄妹,都在用极其残暴的神色盯着自己。再加上耳中已听见几只狗的不耐叫声,他只好怏怏地转身离去。

    赵玥看着他的背影,冷冷地暗笑:这样卑鄙无耻的人,不接连受到教训,是绝不会甘心的!

    想着,她就暗自调动意念,随时准备“奉送”给这个坏蛋一份大礼、

    心中自语了一万遍委屈二字,在天色傍暮中,何正垂头丧气地走进了村子。

    眼前见到许多人说笑着走过,他不禁觉得奇怪。不自觉地跟着这些人走到了村里的戏台——文化广场,他的心情转为开心:今晚放电影!

    村子里放电影,简直就是村里的节日!不仅是本村的男女老拿着小板凳来看,就是附近村子里的人,也赶来不少!

    何正心里高兴,脚下步伐加快。忽然间,他觉得脚下一滑,嘴里不禁发出一声喊,人也向前扑去。

    天色仍然亮着,人们正拎着板凳,寻找着合适的位置。耳中听得“哎呦”一声,大家转头循声看去,都是目瞪口呆。

    不知是哪里来的几堆狗屎,或者是什么污秽之物。总之,这么多人都没踩到,偏偏被何正踩了个正着。

    摔倒后,他的脑袋磕在了一块石头上。当众摔倒实在难看,他赶紧勉强站起来。摸摸脑袋,不用他觉得,别人已经告诉他“有血渍渗出”。

    心里正觉羞恼,他哪里知道,坏事没有最多,只有更多。有人指着他,掩鼻连声说着:“快回家吧,何正!”

    低头看去,何正几乎当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戴着空间回八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风弦月照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弦月照并收藏戴着空间回八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