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童开了门,问清身份来由后,没让三郎进门,他进府通报萧怀羽。

    萧怀羽刚沐浴完,裹着浴袍坐在房中看书。

    “你让他在门口等着?”他指尖捏着书页,漫不经心翻过一页,“知道了,你下去吧,他很快就会过来。”

    用不着再去回话。

    长天有些担忧,“主子,是不是云小姐出什么事了?”

    “事情不小。”萧怀羽还在看书,“等他来了你就知道了。”

    话音才落,一个人从房顶上跳下来,跑入屋中,“萧怀羽!”

    三郎蹿到萧怀羽面前,“萧怀羽,我姐姐出事了,你快去救她!”

    萧怀羽懒洋洋从书中抬起头,只看了他一眼,继续看书,“什么事?”

    “晋王将云归暖关进大理寺监牢,你快去把她救出来。”三郎拍着桌面,“她无缘无故被人带走,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萧怀羽将书本放低了些,看着三郎,“怎么救,你给本王出出主意。”

    三郎一时气短,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太虚假了。

    “你直接去大理寺,将人带出来,这不就可以了。”三郎欺身上前,“只要你出手,晋王一定会看在你的面子上,放了云归暖。”

    萧怀羽看着三郎的眼睛,“她为何会被萧齐明关进大理寺?”

    “因为案子。”三郎将事情始末大致说一遍,末了,又强调,“她是无辜的,被冤枉的!”

    萧怀羽笑一声,继续看书。

    “你笑什么!”三郎扒下萧怀羽重新立起的书本,“之前就知道献殷勤,现在她真的有事,你舍不得出手了!”

    “真是虚伪!”

    长天听得拳头硬了,王爷一直在暗中护着云小姐,但看萧怀羽从容镇定,他愤愤扭头。

    “还记得本王上次问你的问题吗?”萧怀羽索性将书本合上,抬眸对三郎对视。

    三郎怔了怔。

    萧怀羽弯一下嘴角,“本王上次问你,如果她再被人抓进监牢,你该怎么办,你打算去求谁?”

    三郎愣在原地,脑子“嗡嗡”响。

    “嗯,现在事情真的发生了,你打算去求谁?”萧怀羽挑着眉,“求本王吗?”

    三郎动了动唇瓣,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说不出口,除了萧怀羽,他也不知道能找谁。

    萧怀羽“呵”一声往后靠,“本王可以告诉你,这一回本王也救不了她,抓人的是晋王,理由是案子,只要有这两点,任何人都干涉不了。”

    “本王虽是亲王,但是个手无实权的闲散王爷,脑袋上套个尊贵无比的名衔罢了,晋王手中握有实实在在的权力,丞相见了他都得毕恭毕敬行礼,你说本王劝得动晋王吗?”

    萧怀羽观察着三郎的表情,很是愉悦翘起嘴角,继续说道。

    “本王虽是晋王的亲叔叔,但这件案子牵涉重大,一旦深查下去有了收获,便是大功一件,晋王怎舍得放过,晋王虽不是太子,但在朝中的势力足以与太子分庭抗礼,声望不输太子,你也出身皇室,不会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三郎脸色黑得难看。

    晋王破了这案子,功劳就会算到晋王头上,陛下和朝臣又会对晋王高看一眼,如果晋王对储君之位存有野心,那么功绩将会成为晋王上位之路坚实的垫脚石。

    萧怀羽瞧着三郎的表情,觉得他想明白了,才继续往下说,“再说了,本王是个闲散王爷,不站队,不参与朝中派系斗争,如果本王现在去找晋王,在有心人眼里,就是本王站到了晋王这一队,太子会让本王好过?”

    萧怀羽一句一句将三郎的期待和希望彻底封死。

    三郎心口拔凉,几欲站不住。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三郎声音颤抖,“就让她一直关在里面,她是被人拖下水的,这件事与她无关!”

    萧怀羽重新拿起书,一页一页翻找方才看到的地方,“等吧,京兆尹都进去了,等着晋王查清真相把人放出来,本王劝告你别想着去劫狱。”

    他警告三郎。

    “晋王肯定派人看守,你这时候送上去,就是给他送把柄,现在太子和晋王都死死盯着大理寺,或者你亲自出面,若是西月国皇子要人的话,晋王应该会给几分薄面,但他国皇子的分量在晋王心中够不够,本王就不知道了。”

    三郎泄了气,面如死灰,也不说话了,心灰意冷朝外走。

    萧怀羽望着三郎的背影,担心这孩子一下被打击傻了,好心提醒他,“你别担心,晋王是出了名的公道严明,事情与她无关,她一定不会有事。”

    音落,三郎飞身跃上房顶,消失在视线中。

    三郎走后,萧怀羽立即收起玩味的表情,正色吩咐长天,“你去告诉他,差不多意思意思就行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妖姒仙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姒仙并收藏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