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与法国之间的海峡宽度注定了多佛与敦刻尔克两者很难有什么秘密可言。

    在晴天,风平浪静的时候,两者就可以遥遥相望,如果有望远镜的加持,想要看到对方在做什么更是不难。

    驻守在多佛白崖灯塔的守塔人看到了法国人的舰队,炮声也很快地引来了士兵与军官,他们跑到灯塔上,举着望远镜,看到的东西与法国人差不了多少,一个年轻,视力敏锐并且擅长绘画的军官尽可能地描绘下了他所看到的一切,而后综合了其他人的描述,整合成一份详尽的情报,送到了伦敦的汉普顿宫。

    “快活王”查理二世在那天难得地没有举行哪怕一场宴会或是舞会,海军大臣与财政大臣受他召见后,门外的侍从听到了查理二世嘶哑而又扭曲的大骂声,没多会这两位大人就遮头盖脸地跑了出来,查理二世在自己的房间里沉默了好一会儿,连晚餐都没吃——夜幕降临的时候,他带着两个教士离开了汉普顿宫。

    人们一开始不知道他去了哪儿,但第二天他们就知道了,因为他们看到了约克公爵。

    约克公爵因为谋刺法国的奥尔良公爵夫人未遂,被路易十四抓住投入了巴士底狱,查理二世虽然迫于颜面和国会的要求,将弟弟赎了回来,但一回来,这位公爵就成了伦敦塔的常客。

    总有一些嗅觉灵敏的人听闻了敦刻尔克海上军演的消息,他们马上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看来查理二世不是被触动了兄弟之情,而是不得不释放约克公爵——法国海军虽然强大,但还稚嫩,如果等到他们用海盗和荷兰流亡政府磨锐了刀剑……英国在失去了对法国的陆上优势之后,又要失去对法国的海上优势了。

    他必须召回约克公爵。

    ————

    现在,让我们将时间略微拨回一点,去到路易与奥尔良公爵说,他们要乘坐舰船去往雷恩的那个时候。

    雷恩是什么地方呢?雷恩是布列塔尼公国,当然,现在是布列塔尼大区,它的领主是法兰西的王太子,小路易的封号中就有布列塔尼公爵,因为当初弗朗索瓦一世和克洛德公主(路易十二与布列塔尼女公爵的女儿)结婚?在继承了法国国王之位的同时成功地将布列塔尼揽入怀中。

    这是1518年的事情?也就是说,距离现在?也不过一百多年?一百多年,对于一个人来说足够漫长?但对于一个国家来却很短暂,布列塔尼与法兰西之间的关系就像是狼和猎人?有时候巨狼能够咬断猎人的咽喉?有时候猎人能够劈开巨狼的脑袋,现在这头野兽虽然暂时被锁链铐住了,但依然算得上是法国与路易十四的心头大患。

    之前的叛乱没有布列塔尼的参与,倒是有点令人疑惑?但等到国王轻轻说出“雷恩”这个词语的时候?奥尔良公爵与周围的人还是不免变了颜色。

    说起来,布列塔尼与法国之间的关系丝毫不比英法之间简单。布列塔尼人来源颇为复杂,一部分人是原先的高卢人后裔,一部分人则是因为盎格鲁和撒克逊两个日耳曼部落入侵而向南迁移,越过海峡到达布列塔尼的威尔士人与康沃尔人?他们曾经受罗马人的统治,也是西罗马帝国最后一处沦陷的领地?所以他们隐约也以最后的罗马人自居。

    在罗马帝国彻底地覆灭之后,布列塔尼人面对的就是日耳曼-法兰克人的进攻?法兰克人与布列塔尼人征战多年,还是无法征服这个地区?最后不得不承认布列塔尼公国的独立——之后的法国国王曾经多次利用婚姻来谋取布列塔尼?但布列塔尼也不止一次地反叛与重新独立过?这次叛乱中居然没有布列塔尼的身影,原本就很反常,人人都觉得其中必有阴谋。

    布列塔尼的雷恩原先并不在大巡游的名单上,与南特不同,虽然南特有一座布列塔尼公爵城堡,但本来就是布列塔尼公爵(安妮女公爵的父亲)所建造的,又因为南特曾经是胡格诺派教徒的集中地,经过了数次血腥的篦梳之后,这里反而更为安定,之后又因为国王有意在这里改建铁甲舰船,在这里驻扎了一支上万人的军队,可靠性就更强了。

    但雷恩是什么地方呢?它从公元前一世纪,罗马统治时期就是看护布列塔尼的大门,公元510年布列塔尼成为公国,它就是公国的都城,历任布列塔尼公爵都要在圣皮耶大教堂举行加冕典礼,更要在城门处接受市长的钥匙,发誓守护布列塔尼。它是布列塔尼独立支持者的圣地,也是反法势力最为根深蒂固的城市之一,国王的大巡游要停驻在这座城市里,他的大臣和将军是绝对不同意的。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路易说:“但布列塔尼不同于任何地方,这里的民众是战士,就连查理曼大帝也不曾征服他们,只要强大和无畏才能让他们屈服,”他掠过房间里的每一个人:“你们在巴黎,或是凡尔赛见过那些有权代表布列塔尼的人吗?没有,”他代为回答道:“他们意志坚定,头脑清醒,如果大巡游让过了布列塔尼,他们只会愈发轻视波旁,更不会把自己看做一个法国人——因为法国人是布列塔尼人的手下败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乃路易十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九鱼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鱼并收藏我乃路易十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