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欢醒来的时候,早上五点钟,窗外灰蒙蒙一片,她身体湿透了,下身也湿湿的,她脱下白色蕾丝内裤,换掉,走到落地窗前,点起一根烟,猩红的烟火明明灭灭,尽欢整个人被烟雾缭绕。那双眼,往远处看,不知看得什么,慵懒至极。她自嘲地笑笑。 果然,女人三十如狼似虎,她都还没到三十呢,就做过好几次这种梦了。尽欢自诩对于情事并不是非常热衷,可是,这个月以来已经做了几次这种旖旎,香艳的梦。 每次都是那个男人,学生时代,女孩子总是有一两个仰慕的对象,尽欢也不例外,她拿出高中毕业照,男孩黑色的头发,软软地垂下来,眼神正视前方,有说不清的严肃和清俊。普普通通蓝白色校服穿在他身上也毫无违和感,还是那样帅气。 尽欢突然想起来他似乎很喜欢打篮球,每次都有很多女孩子去给他送水,那时候的尽欢,只是一名观众,炎热的夏日,男孩大半个身子都被太阳照射,脸上的汗水都有种莫名好看。 顾从今是高二的时候转入他们班的,许尽欢所在的理科班,好看的男孩子不多,顾从今一来就攫取了大部分女生的眼神,他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摄人魂魄。 顾从今穿着休闲的黑色套装,颀长的身姿,瘦而不单薄,他笑嘻嘻说:“大家好,我是顾从今,露从今夜白的从今。”说要他嘴角微微上挑,笑得很轻佻,李老师,俗称灭绝师太,她环顾四周,看到许尽欢,便指了指,角落的位置,灭绝师太眼睛都快眯一条缝了,她笑道:“顾从今同学,你坐许尽欢同学前面。” 果然,长得好看的人待遇就是不一样,这灭绝师太平常都是五雷轰顶的,说话声音大得和打雷一样,赵今曼凑近她耳边嘀咕道:“尽欢啊,我发现他一直往你这边瞟,是不是有奸情?说完还猥琐地冲她笑。 许尽欢觉得肯定是赵金曼看错了,顾从今分明就是在找座位。不过那天许尽欢觉得脸很热,很烫,前面少年淡淡的香水味传来,不知道是什么牌子,总之若即若离,时有时无,尽欢被这味道弄得一节课心神不宁。 她强迫自己从回忆里抽出来,哪些少年曾经的梦都一去不复返了,那个少年终究不属于她的,这么多年来,尽欢也不是没有碰到过好的男人。总缺少点感觉,有钱的,没颜,有颜的没思想,挑剔挑剔着,不小心沦为剩女。 她长得好看,不乏追求者,五官组合在一起虽不是说非常惊艳,可是耐看,有的人是乍见之欢,可时间久了,就差了点味道,而尽欢不一样,她就像百花丛中的一朵菊花,没有牡丹富贵,却有着自己清淡的风格。尽欢的皮肤偏白,脸上染上一层粉色,头发略微有些凌乱。那双眉目顾盼生辉,水光潋滟,像是真的经历过一场鱼水之欢一般。 她都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感官太强烈了,好像是真的和顾从今发生过关系一般。

章节目录

裙下之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鹿时安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时安并收藏裙下之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