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呢?”赵今曼咬着吸管,手托着下巴,她举手投足都是风情的味道,连许尽欢这个女人看了都忍住不打了个战栗。

    尽欢过服务员递过来的美式咖啡,她用勺子轻轻搅拌了一下,咖啡味道慢慢散发出来,她抬眸看赵今曼,说:“我能怎么办?不逃还等着丢人现眼啊。”

    赵今曼恨铁不成钢,她拍拍纹理好看的木制桌子,骂道:“我说你怎么那么怂,白长那么好看的脸了。”

    “是是是,你赵大小姐有魅力,你也不想想,我前几天刚梦见他,而且还是做那种梦,我都不敢直面他。”她回道,长长的睫毛下垂,在眼睑下覆上一层阴影,赵今曼看着她那一副失意的模样,简直气不打一出来。

    赵今曼是尽欢的死党,好闺蜜,俩人从高中到大学,一直到出来工作都还保持着联系,她知道尽欢的性子,总是冷冷淡淡的,而且骨子里有点小自卑,当年那个事,对她影响很大。

    赵今曼一脸被性生活滋润的幸福的模样,娇娇俏俏的,她抿了一口咖啡,:“我说,要不你一鼓作气,把他给上了吧?免得以后遗憾。”

    尽欢看向赵今曼,这女人,一看就是被爱情给滋润的,她笑道:“和你家傅总发生夫妻之实了?看你一脸春风得意的劲。”

    “怎么样,你家傅总是不是财大器粗?”尽欢忍不住打趣道。

    赵今曼难得害羞,双颊染上淡淡的红晕,她张明媚的脸,是经历过情事的人才会有的潋滟。她没说话就是默认了。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一直单着?”对面的赵今曼又开始操心了,赵今曼不是不知道尽欢想什么,她喜欢顾从今,喜欢了快十年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喜欢上一个人,直道现在,仍孤身一人,生活是现实的,可许尽欢的骨子里确是浪漫的。在她的认知里,喜欢过顾从今,就很难看得上别人。

    当年那个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本来打算告白的尽欢只能望而却步,她像是一直乌龟,本来鼓起勇气想伸头,结果,一下子又缩回自己的壳中,后来,顾从今退学,转去了别的学校,从那以后,尽欢从没见过顾从今,那个人,好像随着青春的逝去消失了。

    “你现在要么接受你妈安排的相亲,要么迎难而上,把顾从今给拿下”赵今曼分析道。

    尽欢不搭理她,哪有那么容易,顾从今对她是什么态度她都不知道,林女士那边更是可怕,林芙也就是尽欢的母亲,历史学教授,自从尽欢上了25岁之后,一直没有找男朋友,林女士就开始着急了。

    各路八方的男人都被她介绍过了,有律师,医生,教师,总之应有尽有,无所不有,林女士费尽心思想让她出嫁,她倒好,没看上眼不说,每次都败坏形象,现在人小区里的人都猜测,许家闺女,待字闺中,可能是有不为人知到的隐疾。

    尽欢捋了捋胸前微微卷着的棕色长发,问道:“今曼,你觉得我和他有可能吗?”

    “机会是人创造出来的,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顾从今真的不喜欢你呢?”赵今曼说道,窗外的阳光洋洋洒洒透过玻璃,照在俩人的身上,暖烘烘的,尽欢看到了赵今曼的自信,赵今曼成长了,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她欣慰地笑了起来。

    回到家中,母亲正在煲汤,十二月份的A市已经初初降了点霜,林芙听到开门声,她在围裙上抹了一下手,问道:“回来了?累了吗?”

    尽欢脱下外套,有气无力答道:“嗯,”

    林女士问:“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就是内分泌失调,外加痛经,医生已经开了药,按时吃就好了。”

    厨房传来汤水煮沸的声音,林女士赶紧跑进去揭开锅盖,香气扑鼻的排骨汤,以及缓缓上升的白雾,尽欢椅在门上,看着林女士忙碌的背影,她突然问道:“妈,我要是一直不结婚,你会怪我吗?”

    林女士吓得勺子掉在了地板上,她是个极温柔的人,但一旦和尽欢讨论起这个问题,总是分外的执拗,林女士有自己的一套说辞:“现在你还年轻,漂亮,等以后你老了,看着人家出双入对,自然而然就知道该不该结婚了。”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在没有找到那个人之前,我们都是踽踽独行的,即使有父母朋友,可是那个人,才是你的归属,等到时候你的人生也因为他的参与而更加幸福快乐。”林女士的眼睛有点湿润,她把汤端出来,给尽欢盛上一碗,说道:“感情如饮水,冷暖自知。”

    “尽欢,永远都不要对爱情绝望,你会遇到一个真正爱你,懂你的人的。”

    林女士的一番说辞,尽欢竟然有点不懂怎么反驳,她甚至有点认同,因为林女士说灵魂伴侣的时候,她脑子里第一个印象便是顾从今的模样。

    林女士突然说道:“我们学校有一位法语教授的外孙,听说是一名医生,一表人才,过几天你去认识认识,怎么样?”

    尽欢喝汤的动作突然顿住,她手上握着瓷白的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裙下之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鹿时安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时安并收藏裙下之臣最新章节